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53章

-

雲喬被他纏卷著,再次墮入**之境。

他肌膚冰冷,氣息也涼,然而情念卻那般炙熱,糾纏著她不放,低低呼喚她:“雲喬,喬兒……”

雲喬被拋上了雲端,有片刻的失神。

時光錯亂,她也迷茫,在他掌心起起伏伏著,找不到著力點。

這一場交鋒,酣暢淋漓。太過於快樂,雲喬莫名哭了起來。

她不傷心。

席蘭廷擦拭她眼淚,細細吻著,又叫她名字:“喬兒。”

雲喬睡著了。

夢再次將她帶回了過去。

在幾千年前,雲喬和蘭廷再見之後的第一次歡好,是在姚武山。

姚武山乃人族聖地,逢年過節、大喜日子,都要在姚武山祭天、祭祖。

最高處的山峰上,供奉著皇天。

雲喬新婚時進過姚武山,次年陪人皇祭天,是第二次。

時隔一年。

一年光陰,讓她看透了很多事:想要從人皇那裡突破,幾乎不可能;而離王對她,似乎有點往日情分。

不管他打什麼主意。

糾纏需要技巧。

雲喬用巧計:反其道而行,特意疏遠他、冷落他。

姚武山祭天,本該是王後與人皇,摔百官、宗族前往;而大妃剛被解禁,人皇為了安撫她,特意要帶她同行。

有了大妃,雲喬在人皇眼裡比枯草都要低賤。

太後氣不打一處來。

情急之下,她責怪雲喬:“你怎能這般不爭氣?哀家輔佐你數月,你倒是用些心。”

隻怪她無能。

不怪人皇陛下。

雲喬從離王身上明白了一個道理:男人的心,用真心換不來。

真心在他們看來,不過是廉價且低賤。

太後罵她,她無從反駁,隻靜靜聽著。對於人族,雲喬也失去了興趣。

故而她微微一揮手,太後跌倒在地,生命力一瞬間被抽了大半,連喘氣都費勁。

雲喬蹲在她跟前,聲音輕柔:“並非我不爭氣,實乃陛下他有眼無珠。不如這樣,換個人做人皇,興許就沉迷我美色了。”

她拂袖而去。

從那之後,太後再也不敢跟雲喬說重話。

妖妃受製於天道,不敢對太後和人皇怎樣,神巫可不同。

太後好像頭一回意識到,神巫也是有脾氣的;而她也隱約明白,神巫不是無能,而是不願。

不願得人皇寵愛。

不願與大妃爭寵。

饒是進了宮,王後心裡仍做最後念想——畢竟,她不是樂氏女,她乃大祭司雲氏。

太後無法參透雲喬內心糾結,雲喬自己也不能。

一行人出發去姚武山,人皇與大妃同乘一車,雲喬單獨一車。

她身邊帶了隻小小黃鶯妖。

黃鶯能口吐人言,嘰嘰咋咋跟她作伴,喚作“蕭彎彎”。

雲喬不喜人族,也不喜同類。

她似幽靈,遊蕩於天地間,在尋找自己能安寧之所。

早在幾年前,離王挖走了鎮山晷,她的人生就頹敗得無法收拾,唯有她強行彌補、拚湊,試圖把打得粉碎的日子重新過好。

怎麼過得好?

“姐姐,等上了山我到處去玩玩,聽聞姚武山養了些靈獸。”蕭彎彎對她說。

“靈獸是什麼?”

“就是妖獸,對人族有益無害。離王收服的,對他忠心耿耿。”蕭彎彎說。

雲喬掀起車簾。

山路拐彎,最前麵的隊伍,反而就近出現在雲喬視線裡。

為首那人一襲玄衣,察覺到了她目光,回頭看了眼她。

眼睛微微彎了下,對著她微笑。

這一眼,莫名溫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