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56章

-

雲喬感受到了刺痛。

龍爪巨大,將她抓住,包裹在掌心;而在抓她的時候,不小心割破了她腰側,鮮血直流。

暴雨倏然降臨,籠罩了整個山穀,巨龍身軀龐大,將這麼浩瀚深邃的深淵填滿了,還似乎無法轉身。

落地時,綠草如毯。

穀底幽靜,草深及腳踝,開滿不知名小花;兩個淺淺水潭,被暴雨打得一陣陣漣漪。

巨龍落地,盤踞了整個山穀,雲喬隻感覺自己的呼吸都消失了,她一動不敢動。

與他對視,那雙金芒閃爍的眼,定定看著她。

耳邊有呼嘯風聲,雲喬聽不到聲音了,她隻能聽到自己比雷更響的心跳。

暴雨是一時的,很快止住了,不過山穀中的霧氣更重,從上麵看不見穀底;穀底宛如仙境,一條巨龍鱗甲森嚴,沾了雨水後泛出淡淡光澤,更嚇人了。

雲喬有過無數次設想。

當年,大巫的確召喚下了神明,他半神半妖,一身人血,藏在人族中——這些在此刻之前,都隻是傳說。

她冇見過龍。

龍的巨大,超過了想象,她忘記了害怕,怔怔看著。

下一瞬,龍身消失。

男人站在穀地中央,一襲黑衣,麵容陰冷。

他快步走向了她:“你做什麼?”

為何要跳崖?

雲喬定定看著他,心神震盪,一切的計劃都變了,她失了掌控般乏力,渾身綿軟。

無人攙扶,她跌坐在地。

她“母親”,應該說神巫族那個孕婦她的人,告訴過她,人族的大巫召喚過神明下凡——人族的小王爺褚離,冇有母族與來曆,卻莫名威望極盛。

若不是他為了平定妖魔無法脫身,人皇之位便是他的。

他很有可能就是那位下凡的神明。

雲喬窺見了全貌,堅持轟然倒地。她應該感謝,多謝他留了神巫族性命,冇有為拿走鎮山晷而滅了神巫全族。

她坐在濕漉漉的軟草地上,眼淚滾落。

他便在她麵前蹲下。

用手輕輕抹掉她的淚,他歎了口氣,聲音低柔中添了幾分哄:“彆哭了。”

雲喬抬眸看向他。

穀底上房飄蕩著厚厚霧,視線裡除了他,都是白茫茫。

她眸光盈盈欲碎。

一滴淚從眼角滑落。

他喉結滾動,定定看著她,在壓抑內心翻騰的慾念。

雲喬再次眨眼,晶瑩淚珠沾染了羽睫,濕漉漉的眼睫,楚楚可憐。

他失了理智。

就像第一次見到她。

第一次見麵,他是為了誘捕上清山的大祭司,卻一眼被她的美貌驚了魂,改了主意。鬼使神差跟著她走,在上清山浪費了兩年時間。

而後若不是那半妖體時刻催促,他可能終身陷在上清山。

無儘花壽命極短,他可以陪伴她走完一生,再去挖他們的鎮山晷。

他癡迷她。

他不由分說扣住了她後頸,吻上她的唇。

雲喬再次哭出聲。

她哭得很厲害,手卻死死抓住了他手臂,她在欲擒故縱。

他便將她壓在草地上。

王後祭天的禮服繁瑣沉重,然而他手下似有利器,瞬間將她衣衫劃破。

剝離了這些禮服,她仍是她,上清山的雲喬。

她躺臥在禮服堆上,迎接那闊彆了將近四年的重逢。

“喬兒。”他低低咬著她耳垂,情到了濃處,他一遍遍輕呼她,“師尊……師尊……”

雲喬差點死在了他手裡。

她飄飄忽忽,如上了雲端,整個人都綿軟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