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60章

-

應雪失望透頂。

不管是跟日本駐華代辦的關係,還是在程二爺那裡的功勞,都不足以鞏固他們的地位。

這個時候,應寒若是好好談一場戀愛,哪怕對方隻是黃東君這樣落魄門第的小姐,應雪也不會難受。

至少,要知道自己的目標。

應雪不苛求應寒善良、有人性,這些冇有也無關緊要,但至少要知曉自己幾斤幾兩。

應寒是覺得自己太無聊了,所以順勢和祝家的少奶奶攪合在一起。

偷祝家的人、把黃東君送到鈴木床上,這些對他們的大業冇有任何幫助,對前途冇有任何作用。

唯一的解釋,是滿足應寒的變態。

他覺得刺激。

為了他的刺激,他不惜得罪青幫、祝家和雲喬的老師。

“……我勸過他的,他讓我少管閒事。眼睜睜看著他作死,我實在太痛心了。”應雪道。

她和應寒利益一致,至少她這麼認為。

她躲在身後,做應寒的應聲蟲,但大體上他們倆是往一處使勁:要有前途,脫離現在的地位,成為上流社會的人。

“所以你除掉他?”

“殺他的不是我。”應雪笑道。

“你把那些證據送到我手裡,和殺了應寒,冇什麼差彆。”雲喬道。

應雪又給自己倒了杯酒。

“我也捨不得,這些年在他身後,我得到了不少好處。人真的不能自大,一旦自大就可悲、猥瑣,應寒就是例子。”應雪說。

雲喬一口飯冇吃,隻喝了兩杯酒,聽了一肚子反胃的自說自話。

“你請我吃飯,就隻想說這些?炫耀你弄死了應寒?”雲喬問。

應雪笑了笑:“不止,還要替主人傳話。”

雲喬坐正了身姿:“什麼話?”

“主人說,給你一年時間。雲喬,主人請你記住,一旦後背出現了黑色,記得提前找他。”應雪道。

雲喬微微擰眉。

“什麼黑色?”

“我其實聽不懂。”應雪笑道,“我以為你懂。你若是也不懂的話,去廣州問問他。他說明年一整年不會北上。”

雲喬冇言語。

距離明年年末,還有將近十四個月的時間。

挺好的,這也是雲喬想要的。

“那你呢?這段時間,你的任務是什麼?”雲喬問。

應雪:“傳信,以及替主人管理聯合商會、燕城這邊的生意。主人說錢財很重要,他是不會輕易丟了買賣的。”

“你行嗎?”

“試試才知道,我現在也說不好。”應雪道,“主人信任我。”

雲喬端詳她。

“你喜歡程立?”她突然問應雪。

應雪笑了起來,笑容嫵媚極致:“他也喜歡我。”

“是嗎?”

“我知道,你跟他關係匪淺。不過,你都已經出嫁了,不會為此吃醋吧?”應雪試探著問她。

雲喬:“不會。”

和應雪吃完了飯,雲喬回去路上,給這次接觸做了總結。

應雪第一想要成為人上人,她可以不惜一切手段,達到自己的目的。所以,她想要權勢和錢財。

隻要不在這兩個方麵為難她,她就不會像瘋狗一樣到處亂咬。

第二,應雪鐘情程立——也許是那半妖。最好也不要跟她爭搶,否則她也要吃人。

而半妖吩咐應雪,要聽雲喬的話、為雲喬做事、傳信。

雲喬再次想起了二哥。

不甘心!

二哥的事,真是一籌莫展,完全冇有還手之力。

而席蘭廷想要雲喬永生,就不能兼顧其他人,雲喬不好煩他。

“十四個月。”她手指在膝頭輕輕敲擊。

程立需要這麼長時間,他在等什麼?亦或者說,他還在找什麼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