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63章

-

七小姐叫席文淇,二房的。

“……二房?”雲喬微訝。

“姨太太生的。不過,她生母是三太太的表妹,姨太太去世後,一直都是三房撫養的,跟八少關係最好了。”席榮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深宅大院,關係特彆複雜。

比如說三房,六少與八少是一母同胞的兄弟,但兄弟倆從小不和,比仇人見麵還眼紅;七小姐明明是二房的,卻在三房長大。

“……七小姐這個人,還是頗為厲害。她在夫家的時候,就幫著她夫家的貿易行起死回生。

她跟丈夫感情特彆和睦,隻是姑爺身體不好,從小就不太健康,英年早逝了。她回孃家,她夫家不僅僅退還全部聘禮,還給了不少贍養費。

不僅僅如此,她夫家派了大管事,極力向督軍夫人說了七小姐不少的好話,甚至想讓七小姐改嫁他們家的三爺。”席榮又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七小姐自己拒絕了。”席榮又道,“督軍夫人覺得她在婆家是鬨出了名氣,上海的商界也都知曉她。

因此,督軍夫人特意向老夫人引薦,說家族生意需要有魄力的人管著。家裡的少爺們,平庸之輩占了大多數。

七小姐跟八少情同親姐弟,讓他們倆捆綁一處,減少閒話,也能博個門風開化的好名聲。”

雲喬聽了,很是佩服。

一個人要有自己的價值,纔可以被人高看。

席文淇若不是在上海的商界混出了名堂,她婆家也不至於這麼費心巴結、拉攏;當然,她出身席氏,可能也給了她機會。

有機會能抓住,是個人才。

雲喬對她感興趣,所以對這頓飯也充滿了期待。

期末備考期間,雲喬每日去學校,除了複習,也是幫薑燕瑾輔導。

徐寅傑很是嫉妒,也要雲喬幫他輔導。雲喬冇搭理他,隻是把一些筆記和實驗報告借給他看。

“雲喬,你說我今年過年,賴著去葉嘉映家裡,她會不會拒絕我?”徐寅傑問。

他感覺不會。

他一個人在燕城,稍微跟葉嘉映賣賣慘,葉嘉映要麼陪他過年,要麼帶他回家。

過年是個好時機,他可能會跟葉嘉映把事情挑明。

兩個人的關係,未必需要其他人祝福和認可,他們倆私下裡好就行了。

“你等考完了再想這事。”雲喬說。

徐寅傑:“我反正能順利畢業……”

“你基礎不紮實,將來出了醫療事故,葉醫生估計不想認識你。”雲喬道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打蛇七寸,徐寅傑終於老實了。

而薑燕瑾卻在發呆。

薑少模擬考一塌糊塗,教學秘書再次找了他,希望他能突擊下,至少不能三門課不及格。

和上個學期不同,他這次複習心浮氣躁,頻頻走神。

雲喬隻得提醒他:“你若是被留級,可不能找我哭,也彆指望我去醫學會替你活動。”

薑燕瑾:“我……”

“你在煩惱些什麼?哪件事出了差錯?”雲喬問。

前些時候,薑燕瑾在外麵跑幾個買賣,好像是殺了一位巨匪,讓雁門在道上名氣更響亮了。

薑燕瑾:“不,不是。”

他沉吟再三,“快要期末考了,我不想告訴你,影響你心情。”

“你已經影響我了。”

薑燕瑾輕輕歎了口氣:“是有件事,讓我靜不下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