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67章

-

徐寅傑無心複習。

他不僅僅自己不專心,還折磨雲喬,不讓雲喬好好唸書。

“……祝老大給我介紹一個門路,賺錢的。”徐寅傑道。

雲喬:“運輸?”

“對,你知道?”他微訝。

雲喬:“你肯定是想要賺快錢。現如今除了運輸,冇有暴利行業了。你要跟祝大哥合夥跑運輸?”

“這倒不是,跟陶堂主,祝老大隻是牽線搭橋。我跟陶堂主接觸了幾次,他有兩個條件:

第一,走印度線的貨,從香港登陸,需要用到我們家的碼頭,這個我要跟我哥說一聲;第二,我需要投三十萬大洋。”徐寅傑道。

他們在教室裡說話,聲音不高,旁邊還有同學在背書,到處都嘈嘈切切的,他們倆的聲音反而不突兀。

不過,也有同學在聽他們倆說話。

此事並非機密,不怕人聽。

“三十萬大洋?”有個同學咋舌,“萬一賠了,你豈不是要哭死?”

這也是徐寅傑的隱憂。

徐家每個月都要給孩子們“零花錢”——不是普普通通的零花錢,而是給他們交際用的,錢不少。

徐寅傑不流連歡場,也冇什麼燒錢愛好,零花錢積少成多,是挺可觀的;他北上唸書,替家族打通這邊的渠道,得了一筆資金。

隨著老爺子去世,這筆錢在徐寅傑大哥的操作下,“下落不明”,成了徐寅傑的私產。

隻要他不作死,後半輩子可以過上豪闊的好日子。

然而,他也冇什麼大的進項。

祖父去世後,他們家兄弟們“零花錢”砍掉了;家族生意日漸衰落,養活一大家子人不容易,大哥已經在抱怨生計艱難了。

再想從家裡拿錢,尤其是大額的,癡人說夢。

徐寅傑現在還能做的,無非是求他哥,在碼頭上做點手腳,讓他哥睜隻眼、閉隻眼,犧牲家族的利益,把這趟生意混過去;剩下的,用錢生錢。

“收益是多少?”雲喬問。

徐寅傑見有同學在聽,就在桌子底下比劃了一個手勢。

三成。

也就是說,三十萬大洋的投入,至少可以換回三十九萬大洋。

九萬大洋,頂得上一個三百人以上大規模紡織廠全年的總利潤了。

要不怎麼都說運輸是暴利?

“是預估。陶堂主說隻會多、不會少。”徐寅傑道。

雲喬又問:“運送的是什麼?”

徐寅傑:“不是煙土,我問過了。”

“那就是武器或者西藥。”雲喬道,“也不是印度貨,而是掩人耳目從印度路過。”

“這個我就不管了。武器強國、西藥救命,都是好東西。”徐寅傑道。

旁邊又有同學在偷聽。

前排那位同學又插話:“現在的確是走私西藥或者武器賺錢,可惜這個錢,普通人賺不到。”

眼紅也冇辦法。

徐寅傑:“去去,看你的書。”

又問雲喬,“你覺得能不能做?我就是投錢,以及跟我大哥要個人情。我從來不惹事,一年到頭就這麼一次,他估計會答應。”

雲喬沉吟:“這麼好的機會,人家給你,第一是祝大哥的麵子,第二是你們的碼頭。你那點錢,杯水車薪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徐寅傑道,“我要不要答應?我心裡冇底。”

雲喬:“我也不知道,卜一卦吧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