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68章

-

雲喬掌心,倏然出現三枚古銅幣。

徐寅傑驚呆了,詫異問:“這什麼?”

“占卜用的。”雲喬道。

徐寅傑震驚看著她:“……你從哪裡拿出來的?”

好像很突然,這個東西就在她掌心。

雲喬默默唸了一句什麼,這三枚古銅幣快速變小,然後幾乎透明黏在雲喬無名指的指甲蓋上。

徐寅傑拉過了她的手。

左瞧右瞧,什麼也看不出來,就是很普通的指甲蓋。

徐寅傑心神皆震:“這什麼東西?”

雲喬拉回了自己的手,並且在他手背重重拍打了一下:“你注意點!”

徐寅傑:“……你這到底是什麼?你再拿下來,我要看看。”

雲喬無名指微微彎曲向內,大拇指往下一摸,同時嘴裡默唸了一句咒語,那透明物件逐漸膨脹擴大,落在掌心是三枚古銅幣。

她遞給了徐寅傑。

徐寅傑翻來覆去看,甚至用嘴巴去咬。

古銅幣,圖案則有點俗氣:正麵雕刻了青龍與鳳凰糾纏縈繞;背麵是一隻龜,安靜趴伏。

占卜需要用龜殼,這點徐寅傑是知曉的;龍鳳很早就是神獸,刻上去也不稀奇。

“這到底是什麼?”徐寅傑遞給她。

雲喬:“你到底要不要占卜?”

旁邊好幾個男生圍過來:“雲喬,我們也想看看占卜。”

“這個是巫術,不是六爻。”雲喬道,“你們看不出來什麼,也學不了。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不過,他們還是搬了椅子,在旁邊看個熱鬨。

徐寅傑把自己的生辰八字給了雲喬,雲喬替他占卜了時運,尤其是財運這一塊。

得出的結果是大凶。

“與火相沖。”雲喬道,“肯定會賠光錢財,還要有血光之災,都是火引起的。”

徐寅傑眼皮跳了下。

火,那肯定跟武器有關。

從香港登陸,想要到廣州,就是偷渡。廣州那邊查得嚴,稍微不慎就要被楚司令的人抓到。

到時候,貨被冇收,還要承擔責任,估計以後他到了廣州就要被通緝。

而香港和廣州那麼近,他回家必定要路過廣州的……

同學們瞧見了,紛紛說:“這麼簡單嗎?”

“雲喬是巫醫,徐寅傑你聽她的吧。三十萬大洋,你不動它夠吃一輩子的,丟了可冇處賺。”

“三十萬大洋這種錢,屬於有了就有,冇有就一輩子也賺不到。徐寅傑,你得惜福。”

幾個人都勸。

徐寅傑原本搖擺不定,又知道雲喬神通,點點頭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他回去就給陶堂主打了個電話,表示自己大哥那邊不好通融,碼頭用不了,以及他冇什麼錢;又給祝禹誠打了個,感謝他牽線,可惜生意冇做成。

祝禹誠倒是意外:“為何不做?”

“雲喬占卜了一卦,不吉利。”徐寅傑道。

祝禹誠:“……我也打算投三十萬大洋。”

“祝老大你真是不放過每一個賺錢機會,我還以為你真對我好,感情你也是想趁機撈一筆。”徐寅傑氣結。

他又問祝禹誠,“陶堂主分多少利潤給你?”

“冇有利潤一說,隻要辦成此事,本錢翻倍還我。”祝禹誠笑道。

徐寅傑:“!!!”

你們這些奸商。

都暴利了,你們還合夥坑我的錢和碼頭!

祝禹誠握住電話,想了想又道:“雲喬的占卜,還是要相信。算了,我也不投錢了,三十萬大洋真扔海裡,也是夠心疼的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