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72章

-

徐寅傑真有點嚇到了。

拿到了春假的作業,眾人便各自收拾回家。

雲喬跟馬幼洛、蘇原說了些閒話。

徐寅傑和薑燕瑾在校門口等著她,約晚上一起吃飯。

“……你都及格了嗎?”雲喬問薑燕瑾。

薑燕瑾:“都及格了。”

“你運氣真不錯。”她感歎。

薑燕瑾:“我是聰明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所以他有兩門不及格,是因為他笨?

徐寅傑看不慣薑少嘚瑟,將他往旁邊推,自己挨著雲喬走。

“……我剛剛在老師辦公室打了電話給祝大少,那艘出事的船,真的是陶堂主的。”徐寅傑至今心有餘悸。

祝禹誠在電話裡告訴徐寅傑,那艘船好巧不巧的,撞上了楚司令的巡邏船。

有正軌通行證的船,遇到了巡邏船,也要接受檢查。

不是每一艘都查,隨機抽。

這是巡邏船撈油水的手段,楚司令也默許。

這個時候,給點好處,就可以搪塞過去了。

誰知道這個巡邏船的長官貪婪,要的太多;而陶堂主那艘船的管事又小氣,不肯給,跟人家討價還價。

居然是因為一點好處費起了衝突,那巨輪去撞巡邏船。

巡邏船經不起巨輪的撞擊,碎了,在混亂中巡邏隊死了個人。

這下子,整個近海巡邏隊都惱火了;事情傳給了楚司令,楚司令盛怒,令人要扣住這艘船。

而這艘船的船長和管事,拚命想逃到香港,躲進英國人的港口,想要躲避這一劫。

兩下追擊,大炮都用上了。

船上不僅僅有西藥,還有些武器,隻可惜船員們不會用。

最後就是整個一艘巨輪被擊中,燃燒了起來,直接燒沉了。

不僅僅如此,楚司令那邊還不依不饒,要給陶堂主好看,找他的晦氣。

“……陶堂主那艘船就價值不菲,貨物更不用說了,一起死掉的還有幾十名船員。楚司令真是挺狠的。”徐寅傑拍了拍胸口。

他是嚇到了。

幸好冇有投錢,要不然全部扔海裡了。

“祝老大讓我向你道謝,還說改日請你吃飯。”徐寅傑道。

雲喬:“舉手之勞。”

“這誰能想到?海上很少出這麼大的狀況,大家都知道花錢買平安,陶堂主這次派過去跟船的,到底是怎樣的蠢貨?”徐寅傑心有餘悸。

薑燕瑾接話:“青幫做大日久,越發心高氣傲,覺得誰都要給他們麵子。”

雲喬點點頭:“這是其一。平時囂張慣了,軍政府的人也隻是跟他們平起平坐,所以冇把楚司令放在眼裡。”

徐寅傑卻道:“也許是楚司令的人要得太多了。”

“再多也要給,這是規矩。”雲喬道,“陶堂主肯定給了足夠的過路費,隻是那管事想自己貪墨,不肯吐出來。

又仗著是青幫的人,平時裡隻有他吃人的,冇有他往外吐的,這才釀成了慘事。可惜了那些船員。”

徐寅傑冇空可憐彆人。

他隻是再三感歎:“我真是保住了一條命!”

若那三十萬全部投了,他現在跳樓的心都有了。

他不是祝禹誠,隨便拿出三十萬大洋跟玩似的。他那些錢,可是他全部身家,也可能是他未來唯一的財富。

他能預料到家族的落寞,再想要從家裡拿到錢或者分得家當,癡人說夢。

“雲喬,我要怎麼感謝你?”徐寅傑問,“你說,我一定要給你辦到!”

“你真想感謝我的話,我隻一個要求。”雲喬道。

“你說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