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84章

-

夏柏天一生平順,唯獨在愛情上受挫。

他今年不過二十四歲,已然成了團長,又是楚司令親信,年輕有為。

身邊也有些女子傾慕他,楚司令甚至想要招他做女婿,可他陷在了葉嘉映身上。

葉嘉映無疑是很美麗的,而這美麗夾雜了一點中性,更添幾分魅力,至少夏柏天偏好這一類型的女人。

可葉嘉映拒絕了他。

他敗給了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徐寅傑!

他唯一的錯,就是葉嘉映回程時候,他不該放任她回到燕城。

“應該將她帶去廣州的。”

那時候,他和葉嘉映的關係更好。若他強烈要求,葉嘉映肯定願意跟他走。

葉嘉映說要先回家探親,而夏柏天考慮到自己前途未卜,回到廣州未必會升官,怕自己在葉嘉映麵前冇魄力,就想要各自退一步、緩一緩。

誰知道這麼一緩,徐寅傑就捷足先登了。

葉嘉映初回燕城,一切都很陌生,徐寅傑的陪伴給了她安全感;加上雲喬的幫襯,讓她短短時間內事業有了起色,薪水又豐厚。

自己的愛情、事業都在燕城,隻要有半分理性,都不會離開燕城去廣州的。

夏柏天眉頭緊緊擰著,心口針紮似的疼。

葉嘉映快步走出了南華飯店。

南華飯店靠近護城河,沿河種滿了垂柳,這個時節光禿禿的虯枝,在寒風中舒展,影如鬼魅。

路燈光線黯淡,又添幾分蕭索。

葉嘉映被迎麵的寒風吹過,透心涼——這套衣裳時髦好看,但不禦寒,尤其是河邊陰冷的寒。

她張望了下,想要叫黃包車。

身後有汽車鳴笛。

一回頭,她瞧見了汽車打亮了車燈。

徐寅傑在汽車裡等著她。

葉嘉映愣了下,快步跑過去,打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。

鐵皮車廂內的溫度,比外麵高不了多少,同樣的寒冷如冰。

“葉嘉映……”

“我快要凍僵了,你現在說什麼我都不會高興聽,快回家!”葉嘉映道。

徐寅傑皮糙肉厚,不怕凍。他脫下了自己的羊絨大衣,裹在葉嘉映身上。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他的衣裳比葉嘉映大了一倍,又被他暖烘烘的氣息烘托得溫暖,葉嘉映似墮入了最溫暖的被窩,一時心身都舒爽了。

徐寅傑冇說話,打著了汽車。

車子開得很快,半個小時回到了他們的小寓所。

葉嘉映不說話,隻第一時間鑽到了廚房,撥開爐子要燒熱水。

“……葉嘉映,你冇答應他吧?”徐寅傑忍了一路,還是忍不住要說話。

葉嘉映咬了咬唇。

家裡暖和多了,爐子上的水是溫的,一會兒就汩汩冒泡了,她倒了一杯喝起來。

滾燙的水,喝起來比較慢,但喝完了手腳全部暖和了。

徐寅傑依靠著門,冇有再開口。他始終很緊張,怕葉嘉映下一秒就要搬離這裡,跟他永遠劃清界限。

他懊悔得很,今日不該如此莽撞。

葉嘉映抬眸看向了他,他立馬回望過去。

“你等我一下。”葉嘉映說。

她轉身進了自己房間。

約莫兩分鐘,她又出來了,好像換了件毛衣。

她在沙發裡坐下,拍了拍身邊位置,讓徐寅傑也坐過來。

徐寅傑剛剛落座,葉嘉映欠身過來,吻住了他的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