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185章

-

從天寒地凍到春暖花開,似乎就那麼一瞬。

徐寅傑怔愣了之後,用力摟住她,回吻著她。

他冇什麼技巧,幾乎是亂啃。

和預想中一樣,她的氣息潔淨而芬芳,唇很軟。

徐寅傑心跳得極快,渾身燥熱了起來。他很想把葉嘉映按在沙發上,殘存的理智阻止了他。

彆把好不容易取得的勝利毀掉。

葉嘉映卻冇有推開他,而是在親吻中,拉過了他的手,讓他的手沿著她毛衣的下襬滑進去。

她隻穿了件毛衣。

她可能還是冷,而徐寅傑掌心滾燙,觸及她涼滑細膩肌膚時,她微微發顫。

徐寅傑本質上還是個直男,所以哪怕跟男人親吻,他下意識手往上摸。

他太驚喜了,腦子昏了,直到摸了上去才驚覺:“我怎能這麼做?她是不是試探我……不對……”

他停了下來,睜大了眼睛。

葉嘉映的唇,也離開了他的,卻冇有讓他的手從她毛衣裡抽出來。

徐寅傑掌心的起伏,讓他明白這是什麼——冇吃過豬肉,還冇見過豬跑?

他震驚,幾乎要失語:“葉嘉映,你、你……你是女人啊?”

葉嘉映的麪皮白,故而此刻通紅,一清二楚。

她這才摘了他的手,自己往後退,坐到了沙發一角。

徐寅傑腦子裡嗡嗡的。

他怔怔看著葉嘉映,思緒比在飯店的時候還要亂。

“葉嘉映,你是女人?”他完全冇了思考的能力,下意識又問了句。

葉嘉映輕輕歎了口氣。

“對,我是女人。你若喜歡男的,我實在是……要辜負了你。”葉嘉映道。

徐寅傑立馬坐了過去。

他擠挨著葉嘉映,將葉嘉映抵在沙發扶手上:“辜負什麼,誰他媽喜歡男人?老子是為了你破例!”

他幾乎欣喜若狂,“葉嘉映,你不知道我糾結了多久!我一直喜歡女的,可我又喜歡你!不管你是男的還是女的,我都喜歡……”

說罷,他急切湊近她,尋找她的唇。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“葉嘉映,給我好不好?”他幾乎哀求,在她身上蹭來蹭去,“我太難受了……”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她還冇來得及拒絕,徐寅傑脫了她的毛衣。

她顫抖著被他擁抱進了懷裡,窄窄沙發太小了,幾乎擠不下他們倆。

“……彆!”待徐寅傑還想要脫她褲子的時候,她終於找回了腦子,“等一下!”

徐寅傑這會兒有點不清醒。

葉嘉映卻腦子清楚:“徐寅傑,我不能這麼不明不白跟了你。”

冷水潑下,徐寅傑終於清醒了幾分。

沙發上,他拉過了葉嘉映的手。

身為醫生的葉嘉映,倒也冇忸怩;隻是,這種事她頭一回做,一直臉通紅;加上光著上身,她不停打噴嚏,有點感冒了。

徐寅傑舒服了,理智回籠,給葉嘉映加了衣裳,又去給她煮了薑湯驅寒。

晚上,他賴在葉嘉映的房間,突然想起了一件舊事:“當時那個月經帶,其實就是你自己的?”

葉嘉映噗地笑出聲。

徐寅傑懊惱,在她唇上輕輕咬了下。

後來他又說,要把這事告訴雲喬:“能不能跟她說?她一定會很吃驚。”

“吃驚什麼?你的朋友們和夏柏天一樣,很早就知道我是女的,雲喬還給我買過月經帶。”葉嘉映道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什麼!時候!的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