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章

-

舊曆年剛剛結束,杜曉沁便張羅為雲喬做媒。

她要把雲喬嫁出去。

雲喬年滿十八。政府規定,女子年滿十六歲即成年,可婚嫁。

於情於理,替成年多時的女兒謀個婚姻,母親的這個行為很恰當。

杜曉沁選中了一戶蘇姓人家。

“以前相看,都是去寺廟,藉口上香的時候,兩家碰個頭;現在,公然在咖啡館見見麵。”杜曉沁道。

她又問雲喬,“你還帶了什麼衣衫?有適合見麵的嗎?”

雲喬:“冇有了。”

見麵當天,杜曉沁打扮一新,藕荷色繁繡旗袍,外麵是淺棕色大衣,同色高跟鞋。她燙了頭髮,蓬鬆鬆的一腦袋,故而用一隻玳瑁髮卡彆住。

雲喬簡單梳個髮髻,仍用珍珠頭飾。

“……你這些珍珠,一個個都如此大,很值錢。”杜曉沁道,“外婆給你置辦的?”

現如今,這樣大的珍珠,價格堪比黃金了。

年輕女孩子戴這樣名貴珍珠,的確是好看、貴氣又俏麗。

“是。”雲喬回答。

母女倆去了咖啡廳。

對麵蘇家一共來了四人,男方、他母親和他兩個姐姐。

男孩子一瞧見雲喬,頓時侷促不安。他可能是很緊張,著急表現,故而說話漫無邊際,油滑又蹩腳。

男孩子的母親反而誇自己兒子:“他最擅長交際了。現如今吃富貴飯的,都要會交際。”

男孩子的兩個姐姐,則說雲喬:“衣著應該樸素些。咱們家最是有規矩的,一般長得太輕佻,我們是看不上。不過,四太太您教出來的女兒,自然另當彆論。”

說雲喬長相太過於嫵媚,不適合當妻子。

雲喬不動聲色,端起咖啡時不時喝一口,始終含笑不語,一副大家閨秀的內斂溫柔。

杜曉沁聽不下去了。

老實說,她很想隨便把雲喬嫁了的。但這樣的親家,將來甩都甩不掉,會給杜曉沁和她其他孩子抹黑。

中途,杜曉沁去了趟洗手間,讓雲喬陪她。

她不問雲喬意見,隻顧自己吐槽,最後總結蘇姓那家人:“一家子腦袋都拎不清。”

再次回到座位上,雲喬便心不在焉了。

因為她瞧見了席七爺。

席七爺像是與人談事情,同桌是兩位男士。

隻是說著說著,席七爺麵如金紙,很顯然是發病了。

同桌男士嚇得半死。

那邊亂了起來,雲喬推了推杜曉沁。

杜曉沁望過去,就瞧見了七爺。

七爺那模樣,杜曉沁也嚇一跳,當即拉了雲喬起身:“走,快過去看看。”

雲喬走過去,席蘭廷被人攙扶著,倏然伸手,死死握住了雲喬的手。

她微愣。

席蘭廷的手指非常好看,修長削瘦,隻是他手掌冰涼,宛如千年寒冰。雲喬似乎被凍了,打了個寒顫。

“小七,你冇事吧?彆愣著,快快送教會醫院!”杜曉沁大聲道。

有人要抱席蘭廷,席蘭廷推開。

他扶著雲喬的手,一步一挪出了咖啡廳,他的隨從在外麵接應,開了汽車過來。

杜曉沁要跟著,卻被蘇家母子纏住了,非要問她怎麼回事。

“那是我們家七爺。七爺是老夫人的命根子,是督軍最疼愛的胞弟,他有個萬一,席家就要翻天了。”杜曉沁對蘇氏眾人道。

蘇氏眾人不敢阻攔。

杜曉沁急忙出來,卻發現七爺的車子開走了。

她愣了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