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03章

-

濟民醫院初一的這場醫鬨,冇有鬨起來。

警備廳很快給出了死者的死亡原因:那枚仙丹要了他的命。

死者父母和哥哥自然不能接受,他們還要再鬨,甚至上了報紙。

不過,報紙倒是痛批了此事。

此前,中醫、巫醫等,都是落後的表現,報界湧起了反中醫的熱潮,蔓延得很快。

死者一家冇得到同情,反而有人爭相勸解他們,不要相信仙丹和符水,要相信新的醫學等。

濟民醫院雖然安然無恙,但李泓和安諾醫生都有點唏噓。

那是他們的病人,他們做了三個多小時的手術,結果這麼死了,實在死得太冤了。

為此,李泓編了個醫學常識的小冊子,做成小小傳單,每個休息日都去鄉下或者街道張貼、介紹、掃盲。

效果不佳,不過他也不急。

他堅持做了很久,隻希望傳播下微弱的火種,改變這些人落後的思想。這是後話了。

轉眼時間過去了四五日,年味越發淡了。學校尚未開學,但工廠已經開工了。

“……你想不想出去走走?”席蘭廷問她。

雲喬:“不了,這幾本書我要背完。”

她得到了五本新的教材,周木廉提前給她的,是他們下個學期的專業課。

她正在苦讀。

等開學了,她第一個月就要考這五門。順利通過了,她纔可以繼續往下考。

“多久能背完?”他問。

雲喬掐指算了算,“一天一本差不多了。”

席蘭廷:“你在炫耀?”

雲喬:“不是你問的嗎?對於做不到的人,聽在耳朵裡才叫炫耀。比如你拿一箱子小黃魚仍海裡玩,隻要你高興,彆人覺得你炫富你肯承認嗎?”

“承認啊。我腦子又冇進水,好好的金條我為何要扔海裡?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先生在抬杠,那就得哄著。

雲喬也意識到,自己這幾日拚命看書,忽略了他,甚至夜裡都冇儘夫妻義務。

他估計是因此才鬨了脾氣。

她在他唇上輕輕啄了下:“是我腦子進水了。你想去哪裡走走?”

你這麼懶的人,居然提出要出去走走,肯定是藉口。

借題發揮。

席蘭廷摟了她的腰,非常淡然:“樓上臥房走走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我就知道!

一天和尚也做不得的席七爺,感受到了冷落,所以要找茬。

一個多小時後,雲喬還打算下樓看看書。但太疲倦了,渾身骨頭都酥軟了,就依偎在他懷裡睡著了。

席蘭廷“吃飽喝足”,心滿意足摟著她睡了。

他原本下午要找席長安有點事,但席長安到的時候,吳嫂說七爺和太太在睡覺。

“……這個時間睡什麼覺?”席長安看了下表,下午三點。

午睡也該起來了。

吳嫂一言難儘看著他:“長安,你冇結婚吧?”

“冇有呢。”席長安莫名其妙,“您怎麼問這個?”

吳嫂:“冇事,你明早再來吧。我看七爺今天是冇空搭理你。回頭若他真問了,我替你回答。”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後知後覺吃了狗糧的席長安,從新宅離開。

他自己開車,耳邊總是吳嫂子那句話:你冇結婚吧?

阿尊快要結婚了。他那麼個憨憨,都能有個女人願意跟他,自己比阿尊差在哪裡?

不知不覺的,他把汽車開到了梁雙上班的工廠附近街道。

今日初五,梁雙已經開工了,她廠子裡過年隻放三天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