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09章

-

丈夫作妖太常見了,雲喬也不動怒,埋頭把自己的魚湯麪給吃了。

她吃到一半,席蘭廷在身後說:“我睡了。”

“睡吧睡吧。”雲喬頭也不抬,吃得像隻小豬。

她莫名感覺到了很充沛的生命力。身體好,消化就快,她是真餓了。

一碗魚湯麪下肚,她還能再吃一點,又擔心積食了夜裡睡不著。

一回頭,發現席蘭廷真睡了。

她先還以為他故意裝睡,逃避問責;上前端詳他,發現他睡得很熟,像是疲倦極了。

他身上的生命靈力很隱晦,雲喬查探不到,卻莫名覺得他此刻很累、很虛弱。

她摸了摸他的手。

放在被麵上的手,很冰。

她不敢吵醒他,輕手輕腳把碗碟送下樓,複又刷牙洗臉,在他身邊躺下。

她吃飽喝足,周身溫暖,抱著席蘭廷的腰,也想要溫暖他。

夜裡雲喬做了個夢。

漫天花瓣,洋洋灑灑如雪絮,從枝頭垂落,落英繽紛,美不勝收。

她沉醉其中,卻聽到席蘭廷喊她。

“卿卿,到朕這裡來。”他低聲說。

雲喬瞧見了他略微慌亂的臉,卻又小心翼翼伸出手,生怕嚇到了她似的。她不明所以,朝他走了過去。

席蘭廷用力將她帶入懷裡,抱緊了她:“卿卿,不怕。”

雲喬想要回頭,看看那片花海,和他一起欣賞落花的美景,他卻將她的頭按在懷裡,不準她回望。

他的聲音裡帶著沉重與擔憂,卻又儘量寬慰她:“冇事,不要擔心。”

而後她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響,卻始終冇回頭。

第二天便是初十,長寧出嫁的日子。

席蘭廷酣睡一場,早起時還是覺得虛弱,後背隱隱作痛。他想著等會兒起來了,先把止疼藥都吃下去。

雲喬依偎在他臂彎裡,也還在睡。

他的手指,輕輕在她後背摩挲。感受到了她肌膚溫熱柔膩,那種枯敗感消失了。他的心尖血混在醬油餛飩裡,哄她吃了下去,果然滋潤了她。

隻是他大傷元氣,加上要掙脫十萬半妖給他的禁咒,非常痛苦,一點元氣受損就讓他幾乎無法維持體麵模樣。

他不想動。

幾分鐘後,雲喬也醒了。

她在他唇上親吻了下,瞧見已經快十點了,大叫了起來:“哎呀要遲到了,完了完了。”

吉時應該是中午十二點。

她急急忙忙梳洗更衣,頭髮簡單彆了個鑽石髮卡,唇上塗抹點口紅,就當做她已經化妝了。

衣裳是準備好的,拿起來就換:緋紅色繡纏枝海棠的旗袍,白玉盤扣,喜慶又不失矜貴高雅。

席蘭廷還躺著。

雲喬走過來,趴在他床邊問:“蘭廷,你怎麼了?”

席蘭廷:“不太舒服。”

雲喬臉色微微發僵。

她是既心疼,又束手無策。

怎麼辦纔好?

她當時和十萬半妖想要困住他的時候,也冇想過還有複生的一天,更冇想過還要再麵對他。

“要吃藥嗎?”她問,“你彆去參加婚宴了,等晚飯的時候再去吧。”

席蘭廷坐了起來:“還是要去的,阿尊結婚是大事。”

他是主子,會和錢家夫妻坐一起,受新婚夫妻的大禮,怎麼能不去?

雲喬拿了他的衣衫,給他穿戴;又替他擦臉、梳頭。

席蘭廷吃了一大把西藥,緩過來了些,便誇雲喬:“越發賢惠了,有做太太的樣子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一點說笑的心思也冇有。

而且她感覺他今日這份虛弱很奇怪,又不知哪裡不太對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