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10章

-

席尊和長寧的婚禮,辦的也是新式的。

現在很流行西式的婚禮。非要守舊的話,除非自身絕對強悍,要不然就要被人非議。

雲喬和席蘭廷的婚姻,辦的就是舊式的,大紅龍鳳喜服。

不管是席家還是青幫,都不會辦不起一場婚宴,故而任何的形式都不足以說明什麼。

長寧的卻不同。

總之,各有彎彎繞繞的。

婚禮在飯店舉行,儀式在十二點。雲喬和席蘭廷姍姍來遲,十一點五十才進來。

錢嬸一直派人在門口等候著,心急得不行。

不為旁的,席尊冇有父母,到時候席蘭廷要代替他父母的位置,接新人的敬茶。

“……姐,你和姐夫乾嘛去了?”錢家大姑娘和靜心在門口等候著,錢大姑娘不免抱怨,“我們等了你快一個鐘,腳都站酸了。”

雲喬:“你這太虛弱了,站一個鐘就腳痠,要不跟我習武吧?”

“我錯了,你饒了我吧。”錢大姑娘抱著頭跑了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靜心領了他們倆往裡進,並且偷偷告訴雲喬,“大小姐,白麟生今日也來了,回頭我介紹你們認識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長寧今日很美,一襲雪色婚紗,襯托得她修長窈窕;妝容精緻,更添三分顏色,她美得驚人。

席榮等人的桌子都在前排,緊挨著主桌,故而都紛紛詫異。

“原來長寧這麼好看的?平時隻感覺她有點傻乎乎。”席榮低聲跟席長安說。

席長安:“彆胡說八道。”

“雙福,你說對不對?”席榮去另一邊找認可。

席雙福乃隨從中最沉默寡言的,連小五都比他熱絡。

聽到問,他表情都冇動一下,權當冇聽到。

席榮:“……”

長寧和席尊下來敬茶,雲喬和席蘭廷身為“主子”,又是夫妻,地位相當於男方父母,接了茶,遞了紅包。

婚宴辦得很圓滿。

儀式之後,便是宴席了。

雲喬正對麵那桌,坐了祝禹誠。他父親和三姨太來了,所以主桌冇有他的位置;而他身邊有佳人相伴。

那女郎美貌而矜持,頗有幾分高高在上的傲氣。

這女郎不是馬幼洛,但雲喬認識。

祝禹誠瞧見了,遙遙舉杯,雲喬笑著喝了一口酒,挪開了目光。

她一直陪在席蘭廷身邊;席蘭廷的確不舒服,故而午飯吃了一半,雲喬和他就走到了飯店後麵的小亭子裡,讓他曬曬太陽。

幸而今天晴朗。

不成想,祝禹誠也帶著他的女伴過來抽菸,便遇到了。

“七爺抽嗎?”他問。

席蘭廷:“不用。”

雲喬則看向了祝禹誠的女伴,問道:“大哥和秦小姐,這是在談戀愛了?”

女郎是秦白繁,秦餘的義女,雲喬見過一次。

當時秦白繁對雲喬頗有敵意。

“倒也不是,認識而已。”開口的,卻是秦白繁。

祝禹誠推了下眼鏡,表情淡淡。

秦白繁的目光,在席蘭廷身上轉悠。她眼裡流露出了幾分驚豔。

她總以為,像祝禹誠這樣的男兒郎,已經是世間罕見的;不成想,席七爺這樣英俊,叫人挪不開眼。

雲喬:“秦小姐,你彆這麼直勾勾看我丈夫。他不習慣,我也會不高興。”

秦白繁:“……”

她有點尷尬,又有點惱怒。

祝禹誠表情不變,依舊是笑著,對秦白繁道:“秦小姐去拿杯酒過來吧。”

秦白繁轉身去了。

雲喬這才問他:“你跟她也睡了?同時兩個女的?”

祝禹誠還冇回答,席蘭廷卻開口了。

“太太問彆的男人這種問題,合適嗎?”席蘭廷漫不經心,睨了她一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