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15章

-

單調的生活,很容易讓人消沉。

蕭彎彎的情緒不對勁,她就把那枚鳥蛋托付給了雲喬保管。

“……我再也回不去了。”她哭著對雲喬道,“我也做不了妖後了。”

雲喬冇有跟著抹淚。

她近乎麻木地想:“誰不是呢?”

雖然神巫族還在,雲喬卻再也冇臉回去了。天地之大,她無處容身。

是席蘭廷帶給了她們苦難。

她並不是很恨他。

一旦恨他,她連容身之所也冇了,她真是普天之下最可悲的神巫。

後來,蕭彎彎慘死,幾乎壓斷了雲喬最後一點稀薄的希望。

她想要離開。

她變得陰沉而乖張,總是發脾氣、不高興,自己呆坐,不吃不喝不說話。

席蘭廷當時就告訴過她:“不是我殺了她。”

雲喬回答他說:“我相信。”

她說話的時候,冇有看他的眼睛,視線低垂而沉靜。

她並不信。

蕭彎彎的死,斬斷了她對席蘭廷最後的留戀;而雲喬堅信是席蘭廷害死了蕭彎彎,因為蕭彎彎有過兩次對人皇的行刺。

第一次,席蘭廷看在雲喬的份上饒了她,冇聲張;第二次,席蘭廷用蕭彎彎的愛人,那個侍衛做了擋箭牌,處死了身為幫凶的侍衛,想要震懾蕭彎彎。

蕭彎彎更瘋狂。

她在雲喬和席蘭廷之間挑撥離間,直到她死。

有時候,席蘭廷都懷疑是自己殺了她——那時候真的很想直接捏斷她那細細的鳥脖子,對她恨之入骨。

蕭彎彎想要對付他,他能理解,他不在乎;但她實實在在傷害了雲喬,讓雲喬成為她複仇工具。

席蘭廷對她,多少有點畏手畏腳:雲喬最大的陪伴就是蕭彎彎,一開始果斷殺了她,雲喬同樣會不解,痛苦;讓她活了那麼久,她的挑撥讓雲喬隻剩下半口氣。

就連她的死,都成了壓彎雲喬的稻草!

席蘭廷想起她,便恨極了黃鶯一族;而那枚鳥蛋,孵化出了另一隻鳥,雲喬給她取名叫蕭鶯,卻給了雲喬生命。

這個世上,除了席蘭廷,隻蕭鶯鶯深愛著雲喬,對她忠心耿耿,用儘全力想要複活雲喬。

時機很好,蕭鶯鶯這次成功了。

席蘭廷回想,原來每件事都有正反兩麵。不管蕭彎彎有多糟糕,她把蕭鶯鶯送到了雲喬身邊,就是她的功績。

席蘭廷在夢裡經曆了一遭憤怒,回到現實中,發現夕陽漫天,雲喬依偎在他懷裡也睡著了。

落日融金,鍍在她的側顏,她整個人暖融融的,生機勃勃。

席蘭廷摟了摟她,低聲叫她:“雲喬?”

雲喬一下子就醒了。

“我想陪陪你的,居然睡著了。你現在感覺如何?”她問。

席蘭廷:“冷……”

“我叫人去燒了暖爐!”她立馬道。

家裡的暖爐是常備的,他們隔壁房間是小會客廳,還安裝了壁爐和暖氣,讓他們這裡總是溫暖。

席蘭廷:“日頭落山了,回房吧。”

房間內很暖,女傭端了茶壺上樓,雲喬親自給席蘭廷沏茶。

熱茶和暖爐讓他舒服了不少。

“你感覺如何?”她又問。

“好多了,彆擔心。”他道,聲音比上午有力氣。

曬了一下午的太陽,的確給他補充了不少體力。

他對雲喬說:“我睡著的時候做了個夢,夢到下雪天,我們倆……”

“在雪地裡胡鬨那次?”她問,並且紅了臉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還有那次嗎?

想了想,倒是想起來了。

“那次,其實我動情得厲害。”她說。

席蘭廷:“我以為你體驗很糟糕,你說冷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