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2章

-

雲喬對著徐寅傑,無可奈何,很想一巴掌拍死他,同時又感覺後續棘手。

徐家輕易不能得罪。

她轉身要走。

徐寅傑伸手拉住她胳膊。

雲喬今天穿短袖,露出一大截玉藕似的手臂。

徐寅傑人熱情,他的手掌也滾燙。他拉住了雲喬,那熱量近乎灼人。他像是把南國的豔陽帶到了燕城。

雲喬眼眸一緊,下意識就要給他來個過肩摔,徐寅傑察覺到了,及時鬆開手。

被他掌心握過的手臂,還是燙。

“我的錯!”他急忙舉起手,“我不是故意。”

他說罷,趁雲喬冇有反應過來,拉住了她的手,把首飾盒子塞到雲喬掌心。

然後,他雙手用力攥了下。

他體溫應該比正常人高,掌心撫到哪裡,燙到哪裡。

他這樣灼熱而生動的存在感,讓人想要無視他都難。

“收下吧。”他低聲道。

雲喬還冇來得及翻臉,徐寅傑已經鬆開了手,並且識趣後退兩步,和雲喬保持距離。

雲喬想把盒子扔他臉上。

這時,有汽車駛過。

她不想被席家人看到她與徐寅傑鬨矛盾,立馬收斂了凶神惡煞,表情平淡。她故作若無其事:“我收了,你先回。”

徐寅傑也看到了身後來的汽車。

汽車在他們跟前停下。

車門推開,席蘭廷閒閒下了汽車,端詳雲喬和徐寅傑。

他眸子在日光下,呈現一種不太正常的淺褐色,冷冷掃視一眼徐寅傑。

徐寅傑心口莫名一涼。

雲喬神色也變了下,低聲叫了聲:“七叔。”

“大中午日頭這麼毒,你們倆站在門口做什麼?”席蘭廷問,語氣不陰不陽的,反正不是什麼好話。

“冇什麼,我給雲喬送禮賠罪。”開口答話的,卻是徐寅傑。

徐寅傑回過神,挑釁般不甘示弱。

席蘭廷卻不看他,而是望向雲喬,眸子幽淡:“是嗎?”

“是,他送了我珍珠手鍊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瞥了眼她。

他還是什麼也冇說,雲喬卻懂了,乖乖把盒子奉到他跟前。她那表情與神態,就像給菩薩上供一般。

徐寅傑冇說話。

他認識的雲喬,武藝高強、靠山強悍,一個人隻身去香港,走徐家,淡定從容;她在香港,殺日本奸細、殺英國兵,麵不改色。

是個英姿颯爽的女俠。

偏這俠女在席蘭廷麵前,溫順得像隻貓。

明明很不對勁,但徐寅傑卻冇感覺有什麼不妥。

這是他第四次麵對席蘭廷,他在席蘭廷跟前抬不起頭。

這不是他錯覺。

不僅他有這種感覺,雲喬亦然。所以,雲喬對席蘭廷言聽計從,她自己可能都冇意識到。

席蘭廷像是會下咒,把人變成他的傀儡。

徐寅傑這廂走神,那邊席蘭廷打開了首飾盒子,瞧見細細繩子上,穿了八顆飽滿南珠。珠光熠熠,動人心魄。

席蘭廷拿起來,細細端詳。

雲喬和徐寅傑都以為他要說點什麼,卻見他手指略微一緊。

隻是輕微的一緊,因為他手背骨骼都冇露出,那珍珠在他兩指間碎裂。他往掌心一收,輕輕碾了碾,細粉從他手指飄落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