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26章

-

程回的傷勢,在住院的第七日好轉不少,至少脖子能稍微活動,臉上的腫也消得差不多了,淤青也退了些。

薑燕羽每天都在醫院,有時候也去看看費二三。

傭人負責送飯。

她已經在這裡呆了七日。

今日費二三能出院了,隻是脖子仍需要固定休養半個月,纔可以徹底摘掉固定圈。

不過,這不會影響費二三活動。

“……我要回去一趟,換身衣裳。費二三,你在這裡陪陪他。”薑燕羽說。

費二三道好。

程回:“阿羽,你休息休息,叫廚子做點好吃的,傍晚時候再來。”

薑燕羽點點頭。

她走後,費二三把程迴帶到了室外,曬曬太陽。

腿腳冇事,就雙臂需要靜養一段時間。

“這苦肉計演得好,除掉了盛昀,你也終於抱得美人歸。”費二三用很低的聲音說。

程回:“是他找死。”

在盛昀弄壞電閘,試圖闖進薑燕羽家的時候,程回就起了除掉他的心思。

盛昀半夜摸進來,他想做什麼,程回不敢想!

這畜生喪心病狂。

破窗那件事之後,盛昀再次糾纏,被程回打了一拳。

程回也意識到,不能再有仁慈。留著盛昀,薑燕羽和他都有危險。

因此,他和費二三製定了一個計劃:要激怒盛昀。

盛昀和薑燕羽談戀愛的時候,在城南廟那邊的許願樹下,掛了個許願牌,上麵寫了他和薑燕羽一生一世的誓言。

上次盛昀來糾纏,還說了這件事:“我們許願的,鈴鐺。不守諾言,上蒼也會怪我們的。”

程回怒極,對薑燕羽說:“我明天下午陪你去,把那破牌子給摘了!”

他當時隻是氣話,事後卻覺得這個時機特彆好,可以作為激怒盛昀的第一步。

他帶著薑燕羽,去找到了那個牌子,摘了下來。

後來盛昀又跑去看了,發現那塊牌子果然被摘走了,氣得半死。

第二次激怒盛昀,就是前不久在街上,瞧見了盛昀的汽車。

當時是程回開車。

他故意擦了下盛昀的車,卻又挑釁說是盛昀撞他。

盛昀脾氣暴躁,很容易被激怒。

點火足夠了,盛昀果然派人跟蹤程回和費二三,想要綁架他們倆。

不成想,卻被程回算計成功,綁架了盛昀。

船是程回選的,程回的傷是費二三打的;費二三的傷是程回打的。

他們要把戲做足。

費二三把程回綁起來,回頭再綁上自己。

軍警們進來的時候,費二三假裝使勁掙紮,正好掙開了繩子。

至於盛昀,他一直昏迷著,中途醒了一次,又被費二三悶住。

他隻有半口氣。

盛昀的跳海逃離,那更是費二三和程回想出來的鬼主意。

在廣西,漁夫會驅使一種水鳥,叫鸕鶿。鸕鶿是捕魚的好手,有些能養得碩大無比,在水裡靈活自如。

費二三花了高價,弄來一隻鸕鶿,平時就養在這艘船上。

在遠遠瞧見了手電燈光時,費二三就把昏迷的盛昀交給了鸕鶿。

鸕鶿也叫烏鬼,通體羽毛烏黑,在水下飛翔時候能拖動一條船,更彆說一個人了。

故而警備局的人用手電照過來,一來離得遠,二來鸕鶿羽毛漆黑,和水麵融為一體,根本看不見它。

鸕鶿抓著盛昀的衣領,警備廳的人卻以為是盛昀翻身跳下了水,然後在水裡快速劃波而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