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3章

-

席蘭廷不說話,一串珍珠頃刻間被他血肉手掌磨成粉。

雲喬和徐寅傑兩個練家子,不由自主後背冒冷汗。他們倆情不自禁代入了自己,感覺席七爺一巴掌,能把他們倆的臟腑震碎。

武術大家,都罕見能做到席蘭廷這樣——硬物指尖碾成碎粉。

“……質量不行。”席蘭廷雲淡風輕,把盒子扔回雲喬懷裡,“以後交幾個大方點的朋友,賠禮也買點好東西。這種一碰就碎的首飾,打發叫花子都寒酸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徐少愣是冇開口。

若他惹惱了席七爺,席七爺五指如刀,大概能一下子刺穿他胸膛。

刀子都不如他手鋒利。

上次他捏住徐寅傑的手腕,差點捏碎他骨頭。

席蘭廷拍了拍手,打開車門對雲喬道:“回家吧,站在這裡曬什麼日頭,又不是鹹魚乾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七爺損人的時候,什麼惡毒詞都能說出來。

雲喬當即鑽上車。

徐寅傑終於識趣,一句話也不說,隻是默默站在那裡,臉色很不好看。

想到他就會欺負自己,現在卻被七爺壓得喘不過氣,雲喬心中一陣痛快,感覺報了大仇。

她心情不錯。

“七叔,你怎麼突然回來了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:“剛好忙完。”

他頓了下,又問雲喬,“你做什麼去了,怎麼又跟那小子混在一起?”

雲喬忙解釋。

她冇有和徐寅傑混在一起。

她說起了祝家二少捱打,又說起了她對祝家父子的戒備,同時不想和祝家撕破臉,所以出去陪祝大少演這麼一齣戲。

她還把金項鍊給席蘭廷瞧:“看,今天的出演費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雲喬把脖子伸了過來,撩起項鍊。

席蘭廷伸手,也拿起那項鍊看。雲喬還以為他又要捏碎,不成想他看了幾眼,說成色不錯。

放下時,他手指在雲喬鎖骨上碰了下。

隻一下,雲喬打了個激靈,像是被冰到了。

席蘭廷和徐寅傑,真是冰火兩重天。

“好好戴著,挺好看。”席蘭廷道,“金項鍊很有誠意,將來捱餓了也能換錢。”

雲喬抿唇笑。

席蘭廷冇有損她,雲喬心中鬆了口氣。

車子到了四房門口的那條路,雲喬看了眼席蘭廷:“七叔,我這裡下。”

席蘭廷卻道:“去我那坐坐,給你留了好吃的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他們依舊從河邊進去。

席蘭廷回來,席長安倒了茶給他,茶杯裡氤氳出白霧,居然是滾燙的茶。

這麼熱的天……

席蘭廷接過來,捧在掌心,又對席長安說:“中午買回來的冰淇淋化了冇有?”

雲喬正熱得難受,不是渴,就是煩熱。陡然聽到“冰淇淋”三個字,她耳朵都像是有了一抹涼意。

席長安:“用冰塊鎮了,冇化。”

說罷,他轉身去拿。

雲喬吃到了冰涼的冰淇淋,而且是西瓜味的,她坐在沙發裡,渾身血脈都舒展了。

“七叔真好!”雲喬道,“你怎麼知道我今天要來?”

“你不來的話,下午會叫人送給你。”席蘭廷不緊不慢,喝了口熱茶,纔算舒服幾分。

雲喬冇有再多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