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32章

-

第一次的提前考試,順利以高分通過,雲喬很滿意。

席蘭廷答應帶她去通宵打牌。

卻不成想,在俱樂部門口再次遇到了秦白繁。

秦白繁一襲白色洋裙,外麵罩長風衣,美豔妖嬈。她眸子噙水,軟軟繾綣,便有了種彆樣的楚楚動人。

“七爺?”秦白繁先瞧見了席蘭廷,和她打招呼,一雙美目在他臉上流轉,眸光太過於清湛,深情款款。

她是很美的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當她正正經經的席七太太不存在嗎?

而席蘭廷瞧見了,明目張膽蹙眉,漆黑眼珠子倏然轉淡。

雲喬握住了他的手。

掌心涼,有殺意。

“秦小姐,好久不見啊。”雲喬主動開口,“你對我先生印象深刻麼,隻顧看他去了,冇瞧見我?”

秦白繁眼中水光盈盈:“七太太,你這個人說話真難聽。”

雲喬見過的秦白繁,或冷傲,或強悍,從未見過她這幅樣子。

看來,她真是對自己的美貌頗為自得,運用自如。

一般女子不及她美麗,她便要高高在上、睥睨眾生;雲喬姿容更勝她,她就楚楚可憐博同情。

“……我這個人冇什麼教養,不僅僅說話難聽,性格也不好。你既然到了燕城,也該去打聽打聽我。

我不高興了,無緣無故打你一頓,弄花你漂亮臉蛋,你又去哪裡伸冤?”雲喬笑著,目光灼灼看向她。

雲喬的眼眸太過於亮,鋒利而精銳,似有煞氣。

秦白繁後退兩步,臉色頓時慘白。

便在此時,有男子手裡捧了兩盆花,正朝這邊走過來。

“七爺,七夫人。”來人是於鏊。

於鏊麥色肌膚,人沉穩乾練,一雙眸子深邃。

他對雲喬和席蘭廷是尊重的,這叫不打不相識。

“獵鷹,你這位義妹每次見到我,都跟烏眼雞似的,現在又對我丈夫頗為覬覦。請問,你們是對我有什麼意見嗎?”雲喬問。

她眼眸安靜,眸光落在他臉上,仿若寒夜月華,亮而冷。

於鏊:“……”

秦白繁羞紅臉,顧不上裝淑媛,語氣狠戾:“誰像烏眼雞?你說誰是雞?”

雲喬眸光流轉,落在她臉上:“如此說來,你不否認覬覦我丈夫?”

秦白繁一梗。

雲喬又回望席蘭廷,笑盈盈道:“七爺,她對你還真有幾分情誼。”

席蘭廷不看秦白繁,目光隻落在雲喬臉上:“莫要說這種話,令人作嘔。”

秦白繁:“……”

於鏊將秦白繁擋在身後,一時也尷尬無比。

他知道秦白繁不堪,卻冇想到她無可救藥到瞭如此地步。

“七爺、七夫人,真是抱歉。”於鏊語氣真誠,又把懷裡的一盆花遞過來,“七夫人,此乃蕙蘭,我特意叫人尋來的。

您若是不嫌棄,收下這盆花,就當我向您二位賠禮道歉了。”

雲喬無意和於鏊翻臉。

有於寶的事情在前,於鏊最有資格恨席蘭廷的,他卻很懂進退,知曉輕重,願意以和為貴。

一個有本事的人,他的善意纔有價值。

雲喬伸手,接過那盆花:“好,多謝了。蘭花很難養的,這個什麼時候開花?”

“也不難養,平日裡少澆水即可。再過一個月,便可開花了。”於鏊說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她端著,席蘭廷自然而然伸手來接,雲喬毫無防備給了他。

突然,對麵的於鏊和秦白繁,臉色比紙還白,表情震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