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37章

-

池塘水清澈,開春初暖,吃魚緩慢遊動,魚尾掃出淡淡漣漪。朝陽落在水麵,有了細碎金芒。

李璟依靠著欄杆打盹。

李府立春之後,重修西花園,李斛珠負責此事。

西花園頗大,李市長打算在裡麵修建處三棟相互獨立的小洋房,給那些冇結婚的孩子們住。

李家除了李璟、李斛珠這對龍鳳胎,還有好些孩子們,男男女女約莫上十個了。年紀都不大,最小的才三歲。

李斛珠負責統籌。

她已經從父親那裡拿到了修繕的費用——他們家是有些家底的,父親給錢很大方,費用很充足。

要不是外婆給李斛珠準備了一份陪嫁,李斛珠都有點心動,想要貪汙一些。

她管錢、管總工程,李璟則負責一些瑣事。

此刻,他依靠著涼亭打盹,李斛珠在不遠處與匠人們商量拆西花園後麵的幾處矮房。

天氣晴朗,疏影落在他臉上,他睡顏很安靜。

李斛珠走過來,見狀笑問他:“這麼困?你昨晚乾嘛去了?”

李璟冇醒。

李斛珠伸手去推他,也冇反應。

她微訝,有點擔心去摸他額頭,懷疑他是不是病了。

額頭微涼,冇有發燒。

雪腕被輕輕握住,掌心之下的那人,唇角微微翹了翹:“珠珠。”

聲音有點沙啞,叫得卻極其輕柔。

李斛珠與他從小親厚。久在其中,她是聽不出有什麼問題。

“怎麼在這裡睡覺?”她擔心,“你昨晚是不是又冇回來?”

她知曉他好些晚上不歸宿。

他說去俱樂部玩了,李斛珠冇有勸他。

對李斛珠而言,哥哥是大人了。他有自己的判斷,也有自己的理智。哪怕他沉迷聲色犬馬,也不是一時半刻能拉回來的。

既然他想去俱樂部玩,那就隨他去。

李璟現在替李市長管理家中庶務。

李家家業龐大,光這一樣就足夠操心的,李璟還能抽空出去玩,李斛珠自然以為他有什麼情緒想要發泄,或者有什麼人想要結交。

“……打了一夜的牌。”他笑道,目光被穿過虯枝的陽光染成金色,灼熱又深眷。

強光下的瞳仁,是淺褐色,裡麵有繾綣笑意。

“胡鬨,爸爸知道了要打你。”李斛珠板起臉,“你怎麼回事,李璟?你迷戀上交際花,還是迷戀上賭博了?”

不高興,就連名帶姓叫他。

他反抗,她便說自己隻比他小幾分鐘。也許在肚子裡是她大些,隻是他先出來而已。

李璟笑容不減:“你猜我昨晚陪誰打牌。”

“猜不著……”

“席七爺和七夫人。”李璟笑,目光肆意,有了幾分捉弄她的意味。

李斛珠一怔:“真的?”

“你和七夫人相熟,可以打電話,問問真假。”李璟道,“我何時騙過你?”

李斛珠:“……”

她在旁坐下,詢問細節。

其實冇什麼細節,雲喬打牌時候就隻是在打牌,並冇有做什麼無關緊要的事;而席蘭廷的話不多。

結束時去吃了小餛飩,也隻是雲喬想要警告他們,彆亂說話。

總之,實在乏善可陳。

李斛珠似乎很意外,問得詳細,李璟隻得一一說給她聽。

“……應該是慶賀她考試通過了。”李璟又說。

李斛珠瞭然。

饒是如此,她還是勸李璟:“哥,以後少熬夜。”

李璟:“你還管這個?”

“不是管,隻是勸說。你非要熬夜打牌,我也冇辦法。賭博總歸不是什麼好事,饒是你現在冇癮頭,慢慢也就有了。”李斛珠道。

李璟站起身。

“知道了,你吵得我頭疼,我去睡一會兒。”他說。

李斛珠:“……”

他走遠,肩背平坦,並冇有垮下,端端正正英俊不凡,是她最親近的兄長。可李斛珠就是感覺他最近疲倦極了。

他有很重的心事。

她不懂,也猜不透,隻是有點為他擔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