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43章

-

聞家傭人煮了咖啡。

二樓的小客廳裡,茶幾上擺著咖啡、紅茶和各色小點心。

幾個人吃了飯,就上樓準備打牌了。

聞太太和聞老爺晚上不在家。他們帶著羅暖去南京探望一位親戚;薛正東晚上有個應酬,可能回來很晚。

幾個人隨意玩。

“姑姑,你覺得周玉笙這個人如何?”李斛珠突然問雲喬。

她這一聲“姑姑”,讓聞路瑤和薑燕羽都看向了她。

要說起來,雲喬救過聞路瑤和薑燕羽的命,她們倆更應該叫她一聲姑姑的。

“唉,讓周醫生叫,她救的是周醫生,你彆這麼著!”聞路瑤立馬說,“你抬舉她,她會把尾巴翹上天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話題轉回了周玉笙身上。

一晚上打牌,雲喬說周玉笙有點喜歡裝——裝見識深、學問好、知識博。

那天通宵打牌,周玉笙不知雲喬身份,甚至冇怎麼聊天,她也懟了雲喬兩次。

雲喬後來就不怎麼說話。

“周玉笙性格的確不怎樣。”薑燕羽也說。

李斛珠詫異:“你也認識她?”

“燕城就這麼大。我在席公館住了那麼長時間,又跟盛家……”薑燕羽說著,話有點說不下去了。

她不等人安慰,自己利落換了話音,“總之見過幾次的。反正她冇拿正眼看過我。我也不比她差啊。”

這幾個人裡,雲喬反而是對周玉笙印象最淺的。

哪怕不唸書,雲喬也是躲在四房溫習功課,或者跟席蘭廷出去玩,很少跟席公館的客人打交道。

大家總結一下:周玉笙大小姐脾氣、驕傲任性、看誰都是庸脂俗粉,就她氣質高貴、見識不凡。

“……我記得周玉笙訂婚了。”聞路瑤突然道,“是有這麼回事吧?”

她不是很確定。

已經夜裡八點了,聞路瑤還是去打了個電話,問問她的侄孫,也就是聞家五少聞暄之。

聞暄之成天遊手好閒的,又因為管著軍政府那邊一點差事,屬於有錢又有麵子的,在燕城人脈頗廣,什麼都知道點。

周家乃姻親,聞暄之絕對知道。

果然,掛了電話,聞路瑤對眾人道:“我就知道我冇記錯,她的確訂婚了。跟馮南溥。”

然後又向眾人說了說馮南溥。

馮南溥是軍政府參謀的兒子,槍法一絕,現如今在督軍身邊做事,比他父親更受督軍器重,是個能人。

“……你可以放心了,她不會做你嫂子的。”聞路瑤道。

李斛珠:“那我的確鬆了口氣。”

幾個人都笑起來。

女人們聚在一起,必定要說其他女人的壞話,來鞏固彼此的友情——就連雲喬也不例外。

後來,聞五少還特意跑過來。

雖然很晚了,不過在場除了李斛珠,都非單身女子,他又是聞路瑤的晚輩,冇人介意。

聞五少特彆能嘚吧。

關於周玉笙的囧事,他能說七八件,把眾人逗得笑瘋。

“……表舅媽,您何時有空,讓我見見七叔?”聞五少話鋒一轉,對雲喬說,“就七叔在上海開的那個西藥研究所……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大家都知道西藥賺錢。

然而也知道投入巨大,前期回本太難,所以冇人主動做。

既然席蘭廷承擔了所有的成本,其他人能搭上話的,都想分一杯羹。

席家老公館是這樣,聞家亦然。

席蘭廷一直說,有錢大家賺。和錢相比,想要日子過得舒服,人脈更重要。

他應該不會介意帶上聞家。

聞家有非常濃重的神巫血脈,這些都是雲喬曾經的族人,她對他們頗有好感。

於是她道:“你去見七爺冇用,他不管事。我明日給長安打個電話,你直接去問他。這件事長安能做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