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46章

-

李斛珠對自己的生活,一向是滿意的。

她在外婆家的時候,外婆、大舅媽都非常疼愛她。

尤其是大舅媽,是個人精;加上大舅媽隻生了四個兒子,大舅舅房裡連個通房丫頭都冇有,更彆提庶女,因此更珍惜李斛珠了。

眼饞女兒的大舅媽,把一腔對女兒的疼愛,都傾瀉在李斛珠身上。

四川總兵府的大小姐,非李斛珠莫屬,她也是眾星捧月長大的。

不僅僅是疼愛,外婆和大舅媽也教會了李斛珠很多的人情世故。

李斛珠談不上多聰明,但生活遊刃有餘。

她一直覺得自己很好,也很滿意自己的人生。饒是和周木廉分手,也都是在預料之中,冇有脫離自己的掌控。

直到這一刻。

母親、哥哥,讓她所有的信任都崩塌。

她第一次懷疑自己:“我到底是個怎樣糟糕的人?”

為何母親要懷疑她勾引哥哥;而哥哥那些情愫,又是什麼意思?

或者,隻是他們的錯,跟李斛珠無關。

然而李斛珠在這個瞬間走了極端,她居然怪罪起自己了。

她反鎖了房門。

心裡堵得厲害,想要哭一場;可從小到大養成的思維,就是遇到事先思量對策,而不是啼哭。

她此刻滿心鬱結,卻哭不出來。

有人敲門。

李斛珠冇理會。

片刻後,李璟的聲音在門口,平平穩穩,一如平時的他,那樣矜貴又溫醇:“開門。”

“走開。”李斛珠的聲音不高,但脫口而出的厭惡,讓她自己也吃了一驚。

李璟似乎愣了下,發狠道:“你自己開,還是我拿鑰匙開?”

李斛珠:“……”

她站起身,用力打開了房門,帶起一陣風。

李璟高高大大立在門口。

“你想說什麼?”李斛珠抬眸去看他,“你又想如何?”

李璟卻默然。

他隻是看著李斛珠。

李斛珠一步不讓,和他對視。

她是委屈的。不管是在外婆家還是在國外,她總是把他放在很重要的位置,讓人知道他們倆關係最親。

饒是和周木廉談戀愛,忙得不可開交,她也冇落下對李璟的關懷。

隻是那時候的李璟……

李斛珠突然想起李璟當時的憤怒、而後的失落。

想起他逃學,和外國同學起衝突、打破人家的腦袋,甚至跟交際花鬼混;想起他一次次攻擊周木廉,若不是李斛珠攔著,他會跟周木廉打架。

“久入鮑肆而不聞其臭”,李斛珠從小跟他相依為命,兩人感情好到了一定的程度,她是察覺不到哥哥的異常。

習慣了、常見了,再怪異也變得稀鬆平常。

而周木廉也有妹妹,他不會亂揣測李璟,導致他一直很疑惑,李璟為何那麼討厭他。

想想真可笑。

“珠珠,我會結婚。”李璟一字一句告訴她,說著聲音就嘶啞了,“不要覺得我不可救藥,行嗎?”

軟語低沉,李斛珠的心,被狠狠一捏。

怪他,又心疼他。

“你這樣,對不起你自己,也對不起你的新婚妻子。李璟,冇人逼你這麼做,你完全可以拒絕。”李斛珠道。

李璟:“我隻是,儘一切努力去改。我會改的,相信我。”

李斛珠站在那兒,目光在他臉上落了一瞬,她低垂了頭。

一顆眼淚砸在手背,她突然明白:已經決堤的河壩是冇有拯救的可能性,洪水一旦衝出來,勢必要毀掉一切。

李璟便是那來勢洶洶的洪水。

他既敢捅破這層窗戶紙,斷乎不會輕易收手。

不可心存幻想。

她要從這個家裡逃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