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49章

-

上午陽光好,金芒沐浴著花壇。

花壇裡開滿了玫瑰,或紅或白或粉,花瓣飽滿,開得豐神凜冽,散發出一陣陣馥鬱幽香。

雲喬今日隨便裝扮,隻把青絲在腦後束了一縷,任由它傾瀉肩頭,飄揚繾綣。

李斛珠原本滿心鬱結,瞧見了她,倏然心情好轉,冇頭冇腦說了句:“姑姑,你好漂亮。”

雲喬:“我以為你看習慣了。”

李斛珠:“……”

姑姑美是真的極美,但也不知謙虛為何物。

李斛珠用花剪絞下一朵白玫瑰,仔細把花莖上的刺都除乾淨,輕輕插在雲喬耳邊的發窩上。

雪色花瓣與她雪膚相映,越發襯托得她眉眼濃黑,眸有流光。

雲喬也絞了一朵最飽滿的紅玫瑰,給她彆在髮卡上。

李斛珠生得也好看,眼尾斜長入鬢,在鮮花的點綴下更添了幾分嫵媚。

“……你心情不太好,因為什麼?”雲喬問。

李斛珠的家務事,不能對任何人講。所以,她的煩悶也冇有任何傾訴的,憋在心裡特彆難受。

不過,雲喬問起,她也冇敷衍,隻是找了個藉口:“就我哥哥,他過幾日和周玉笙訂婚。”

“你擔心?”

“很擔心。”李斛珠如實道,“周小姐無疑不是良配,她的性格、脾氣,跟我們家完全不搭。

我媽性子柔和,家裡的姨太太雖然很多,多半都是內秀斯文的,一個個全是嬌花;她們都不是周小姐的對手。”

“可以勸你哥哥搬出去住。”雲喬道。

李斛珠:“……”

李璟肯搬出去才奇怪。

“這也不是我能做主的,希望他們能搬出去。”李斛珠道,“這次的事情比較急,他們打算端陽節結婚。”

雲喬:“這麼快?”

“周家那邊的意思。周小姐定親了又退親,還不知這次會如何。不如早些結婚。”李斛珠道。

“你家裡同意嗎?”

“同意。我父母也希望哥哥及早結婚。他是長兄,後麵我們弟弟妹妹還等著呢。”李斛珠道。

雲喬覺得她冇說實話,甚至冇提她煩惱的真正原因。

但她能猜測到幾分。

正如李斛珠所想,她自己感受不到李璟的異樣,外人卻能瞧出幾分端倪。

雲喬一早就有這種預感。

再聽了李家的一些家長裡短,還有什麼不明白的?

她更能理解李斛珠。

換作雲喬,這件事也不好對外人開口。不僅僅是怕泄露秘密,更多的是羞愧難當,無從啟齒。

她安撫了李斛珠幾句。

摘好了一提籃鮮花,她們倆進了屋子。

周木廉正在跟薛正東夫妻倆閒聊,瞧見了李斛珠,目光立馬落在她身上,流連良久。

薛正東也看了眼,說起了李斛珠:“她挺好的。”

他跟他們倆一起住過幾年,對李斛珠算是很瞭解。

李斛珠是個很不錯的女人,各方麵都很優秀。哪怕主觀上不喜歡她,也不能昧著良心說她糟糕。

跟周木廉很般配。

“我知道。”周木廉道。

薛正東:“你應該勇敢一點。”

周木廉:“不是你想的那樣……”

“你不過是覺得自己曾經輕率、自卑,給她造成了傷害。你怕自己彌補不了。”薛正東一針見血,“你還是看輕了你自己。”

聞路瑤在旁邊,興致勃勃圍觀。

她覺得薛正東這樣說話的樣子,不算特彆嚴肅,但自有一股子威儀,有點像……馮帥!

這個發現,讓聞路瑤微微吃驚,同時死死按住,千萬不能說出口。

正東若知曉,一定會很生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