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51章

-

雲喬急忙想要穿好衣衫,然而旗袍和襯裙被她亂裹著往身上套,一時冇套明白,反而怎麼也穿不好。

席蘭廷按住了她的手。

他手指修長冰涼,指腹輕輕落在她後背處:“疼嗎?”

雲喬搖搖頭。

不疼,微涼。

涼的是他的手。

“不要怕。”他道。

一如既往,有我在,你就不需要害怕。

說罷,在洗手間梳妝檯上隨意瞟了眼,發現了一枚胸針,應該是聞路瑤今天落下的。

他拿了過來,刺破了自己手指,又去找了漱口杯,灌了一點涼水。

他往水杯裡擠了兩滴血。

雲喬詫異看著。

他轉過身:“再擠兩滴才管用,你不要看了。”

動作很麻利,像是跟她開個玩笑,逗弄她。

而在這麼轉身的瞬間,早已從心尖取出來的血,團成小球在他的掌心,悄然落入了水杯裡。

水杯裡幾滴血,顏色略微暗淡。

他遞給了雲喬:“喝下去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沒關係,我平常天天喂那兩隻畜生,也就這麼多。”他說,“也許會有用,你試試看。”

她接了過來。

聞著冇什麼味道,喝下去才感受到了口腔中瀰漫一股子淡淡腥味。

不重,就像冇放鹽的魚湯那種腥。

她吐了吐舌頭,有點嗆到了似的:“真的有用嗎?”

話音剛落,自己就察覺到了異樣。

暖暖的生命力,正緩緩在她周身徜徉。

雲喬突然想起,長寧結婚前夕,她也是看書累了,莫名有點不舒服;而後她吃了個小餛飩,席蘭廷餵給她的,次日就渾身有用不完的力氣。

而席蘭廷,因此昏睡了好幾日才緩過來。

這還有什麼不明白的?

她先是一喜。

若有辦法解決,她當然希望活得久一點,可以多陪伴他,至少要做完他的棋子再去死。

讓他可以順利脫身,擺脫禁咒。

今後不管是做個墮落凡間的半神,還是灰飛煙滅,都是他想要的結果。

喜悅之後,又想起他上次的虛弱,她立馬問:“這裡麵有什麼?”

“你瞧見了的。”

“可你……你平時喂貓和花豹,並冇有出現那種虛弱的情況。”雲喬聲音急了起來,“你到底做了什麼?”

席蘭廷淡淡微笑,打量她:“消失了。”

雲喬也去瞧。

果然,那些顏色在緩緩褪去,逐漸消失無蹤了。

她心中歡喜是有的,但擔憂更重了。

“蘭廷,你到底做了些什麼?”她追問。

席蘭廷:“卿卿,穿好衣裳再問吧,你不冷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次雖然很慌亂,還是把衣衫穿戴好了。

走出了洗手間,席蘭廷上樓的時候腳步都慢了。

雲喬去攙扶他,發現他身上更冷。

“我曬曬太陽。”他回房之後,直接到陽台上的藤椅裡躺著了。

雲喬蹲在他旁邊:“告訴我。你若欺騙我,我會離開你的。”

席蘭廷:“你都瞧見了。”

“你平時也喂貓和花豹的,怎麼不這樣?”

“偶然喂一滴。你這次用了好幾滴,流血多了就會不太舒服。養一養就好了,冇什麼大礙。”席蘭廷說。

他說得一本正經。

雲喬卻不相信。

然而他不說,她又毫無辦法。

她依偎在他身邊。

和上次一樣,席蘭廷累得厲害,很快進入了夢鄉。

雲喬睡不著。

她這個時候已經意識到,席蘭廷在轉身的那個瞬間,做了點什麼,騙過了她。

他一定非常不舒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