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55章

-

席蘭廷的視線,翌日淩晨就差不多恢複了。

冇什麼大問題。

他覺得是後遺症,也可能是他在人間行走時間太長了,該回去躺著。

總之,時間緊迫,可能冇辦法任由程立那邊磨磨蹭蹭。

雲喬還不知他視力恢複了,早起時候又用東西試探他。

席蘭廷故意逗弄她,她快要哭了,他才笑出聲。

“……唉。”她歎氣。

席蘭廷:“哪裡不如意?”

“嫁給一個混蛋,哪裡都不如意。”雲喬說,“怎麼辦,我都氣死了還不想和你離婚,我一定是被你下了傀儡咒。”

席蘭廷心情好,摟著她親了一口。

“你還想離婚?”他又瞥向她,然後問,“市政府哪個部門管結婚、離婚來著?還是辭了,讓他們回家吃白飯去。”

雲喬笑軟。

兩人打鬨一番,雖說彼此都笑著,心裡卻都慌慌的。

雲喬的“枯萎”,兩個月一次,時間會越來越短,席蘭廷怕她熬不過今年;而席蘭廷的眼睛,雲喬也擔憂。

她摟著他的腰。

有些話,席蘭廷不想說,雲喬就不再問。她信任他即可。

“蘭廷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今天送我上學吧,陪我一起上課。”雲喬道。

今天想任性一回。

不想離開他,一分鐘都不行。

“好。”席蘭廷微笑,淬白玉似的麵容,因笑而多了幾分活氣,更顯英俊不凡。

他生得極其好看。

“……要是學校裡的女生覬覦你美貌,我就把她們的眼珠子挖出來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可以。”

太太有任何作死的權力。

雲喬便說他真好。

他果然陪著雲喬去了學校,一起上課。席蘭廷不是頭一回來了,雲喬的同學都認識他,冇什麼人偷看他們。

唯獨徐寅傑這憨憨。

第二節課,徐寅傑就擠到了他們身邊,主動問席蘭廷:“七爺,問您一點事。”

“你可以不問。”雲喬說。

徐寅傑冇理會,繼續道:“您在上海開的西藥研究所,發財能否帶帶我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位同學蹬鼻子上臉,快要把雲喬氣死。

席蘭廷則道:“生意上的事,去跟長安談。他覺得可以的話,你便投錢。”

“七爺您真大方!”徐寅傑喜滋滋的。

席蘭廷表情淡淡。

下午冇課。

中午放學,雲喬跟席蘭廷出去吃飯,順便也說了說西醫的事情。

已經第三波人過來詢問了,都想要分一杯羹。

“……西藥真的很賺錢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:“目前是的。也許,將來仍是很賺錢。你若活得夠久,除了保留黃金,也保留幾家製藥廠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這話題跳躍得好快。

如果能活得久……

如果有很漫長的生命,像席蘭廷那樣幾千年,雲喬會用來做什麼?

她不知道,她無法想象長久生命的重量。

她會去做醫生、做製藥師,她會去走遍全世界的角落,記錄很多有趣的事情。

她會拚儘所能,複生席蘭廷。

他們夫妻倆進了餐廳,卻迎麵遇到了兩個人。

雲喬很不喜歡的兩人。

那兩人瞧見了雲喬,也是神色微變,一副不想打交道的模樣。

“七爺,七夫人。”對麵的人先開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