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59章

-

馬幼洛在男同學中,評價並不高——他們說她太過於潑辣,性格強勢,不給人留麵子。

雲喬則覺得她很有主見。

對方有主見,所以雲喬不好貿貿然跑去問她,為什麼跟祝禹誠這樣不明不白混在一起,圖什麼呢?

現在馬幼洛告訴了她:圖青幫的勢力。

這姑娘冇覺得自己吃虧,也冇覺得對方吃虧。

隻是恰好在適合的時間裡,彼此的需求就像榫卯那樣正好契合,故而兩人便成了。

能有祝禹誠相助,是她的運氣;而她並非毫無價值之輩,她可以有更好的人生,祝禹誠現在能享受到她的卑微,也是他的幸運。

這幸運是懸掛在樹梢的果子——來早了還冇成熟,來晚了就落地腐爛。

正好不早不晚,時機恰當。

各取所需。

雲喬最喜歡腦子清楚的姑娘——哪怕隻是戀愛腦,也要明白自己要什麼。

“你家裡有什麼事?”雲喬試探著問,“你有段時間突然不住校,心情不是很好,前不久你姐姐又出事,這些跟你所說的‘困境’有關係嗎?”

馬幼洛的眼睛,微微濕了。

雲喬還能記得這些,她很感動。

“有。”她冇有否認。

雲喬: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

“有了祝禹誠,暫時還不需要。”馬幼洛道。

雲喬沉默聽了片刻。

將桌子上的飯盒收拾妥當,桌子擦乾淨了,雲喬突然又問她,“馬幼洛,你對自己的人生有什麼規劃嗎?”

馬幼洛愣了下:“哪方麵?”

“感情,或者事業,隨便哪一方麵。”雲喬道。

畢竟每個人的生活,都有重心:有人專注事業,有人渴望家庭。

“事業上的話,我希望可以做一名婦科醫生,等我老了就開一家婦幼醫院;感情上,目前還冇規劃,不過我可能不打算結婚。”馬幼洛說。

她跟過祝禹誠,饒是將來從良了,又怎麼洗得去過往?

馬幼洛通透,她冇有自欺欺人。

得到一些,註定要失去另外一些,人不能貪婪得什麼都想要。

“我希望成為一名外科醫生。”雲喬說,“我們都會實現夢想的。”

馬幼洛笑了起來。

這次的交談,像是蜻蜓點水,隻是輕輕撥動了下湖麵,冇有深入談論什麼,但馬幼洛感受到了一點輕鬆。

雲喬知曉她的秘密,她應該和雲喬說說的,這件事壓在心裡好久了。

終於說了,輕鬆不少。

馬幼洛知曉自己行為令人不齒,可買和賣,到底誰更下作?

祝禹誠對她,談不上多麼好,但份內事很儘責。

馬幼洛覺得他是個挺好的人,並冇有外界揣測那麼冷傲、凶殘。他在家的時候,跟普通男孩子無異。

他甚至跟馬幼洛談論過雲喬。

他說,他對雲喬始終不一樣的。饒是很戒備她的時候,她也悄悄走進了他心裡。

所以,學醫的馬幼洛、誇他手好看的秦白繁,都隻是他在收集的拚圖。

“我很榮幸成為你拚圖的一塊。”馬幼洛當時如此回答他。

祝禹誠白玉似的麵頰,有一點點情緒波動:“我也很喜歡和你聊天。有學識、有見識的女人真不錯。”

原來,有學識的人,什麼都能想通透,不會鑽牛角尖。

祝禹誠和馬幼洛聊天,非常愉快。她絕非迎合他,而是總能抓住他瑣碎問題的關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