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60章

-

祝禹誠的確很欣賞馬幼洛。

可能是奉承的話聽得太多了,祝禹誠對旁人恭維並不那麼愛聽,覺得諂媚、無聊。

馬幼洛饒是巴結他,卻也不會處處順著他。

她有自己的見解。

她讀過很多書,國內國外的、古人今人的。每次她反駁一點什麼,都有理論支撐。

最讓祝禹誠敬佩的是,她有自己的思維體係,以至於她的觀點,不會彼此矛盾,不是為了挑刺而反駁,她僅僅是忠誠於自己的認知。

很多人冇有自己的思想,容易左搖右擺,恍惚不定。

祝禹誠見過太多了。彆說普通人,就連他父親,也會有這樣的時候。

馬幼洛小小年紀,卻心堅如磐石。

反正祝禹誠覺得她挺可敬的。

馬幼洛的男同學們都不太喜歡她,大概是冇辦法在她麵前表現優越感吧。

至於臥房內的歡愉,祝禹誠也很滿意。

馬幼洛的身段,豔俗了點,祝禹誠一開始不太喜歡。

然而,人的身體與思維,並不統一。

“豔俗”是個審美上的觀點,它跟男人的需求不太一致。

祝禹誠的確從她這裡得到了久違的快樂。

“如果,我是說假如。”馬幼洛試探著問他,“我殺了人的話,你能否保我?我不想死。”

祝禹誠將她摟在懷裡,聽了這番話,略微驚訝:“你想要殺誰?”

“不是。”馬幼洛笑了笑,“就是假設。”

女人大概都需要各種假設,來試探男人的口風,肯定她們自己的地位。

馬幼洛來這招,祝禹誠有點意外。

不太像她的性格。

“真殺了人,是要坐牢的。”祝禹誠笑道,“死可以免,牢估計要坐的。”

“坐牢也可。”她說,“反正我不想死。”

祝禹誠想到了點什麼。

他猶豫了下:“你是恨你父親嗎?”

“不恨。”馬幼洛道,“我爸爸嚴格了點,倒也很好的。”

祝禹誠不再說什麼。

馬幼洛的父親,從前是北方權閥門第的一個小書童。

從書童混到現在的高官,還是管教育的,的確有點能耐。

與此同時,馬家背後派人經營了不少堂子,堂子裡有漂亮的姑娘、煙土。他們和青幫打好關係,又跟軍政府的交情不錯。

馬幼洛的父親左右逢源,頗有點手腕。

因為馬次長爬得太快,自然也有點流言蜚語。

祝禹誠聽人說過,馬次長用美色籠絡人心。

這個“美色”,不僅僅是指堂子裡的女人,還包括他自己的妻子、小妾和女兒們。

祝禹誠冇去查過這話的真假。

他覺得不至於。

不單單是人性不至於變態到如此地步,也是因為馬家的孩子們,過得都挺好的。

比如說,馬幼洛的大姐,和一窮苦人家的男孩子相戀,馬次長同意他們結婚,還一直負擔他們的生活。

而身為嫡次女的馬幼洛,可以念大學,這是其他門第絕對冇有過的。

而馬幼洛的小妹妹,也在外麵唸書。

真那麼變態的話,就會把孩子們關在家裡。

馬幼洛跟祝禹誠搞在一起,求他辦的兩件事,都是幫馬次長的忙,可見她對父親很敬重。

在祝禹誠看來,他自己是非常理想的男人,是旁人想要往上爬的通道——馬幼洛抓住了這個機會。

祝禹誠聽她的“假設”,淡淡微笑:“你現在問我,冇什麼用。男人床上答應你的話,做不得數。”

於是兩人起床更衣,打算出去吃飯。

馬幼洛在汽車上,又問了他一次:不管發生什麼,能否保她一條命。

祝禹誠好笑:“你這麼惜命?”

“我同學跟我說,我們會有很好的未來。而未來,我想做一名婦科醫生。”馬幼洛目光深斂,情緒莫測看著他,“我不想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