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68章

-

雲喬這日回來比較晚。

席蘭廷坐在客廳的沙發裡,神態悠閒看書。

小貓趴在他旁邊,花豹躺在另一側的地板上,慵懶打盹。

“……心情不太好?”席蘭廷問。

雲喬把小貓抱到了自己膝頭,緊挨著席蘭廷坐下。

她手指在小貓暖融融的背脊上穿梭,歎了口氣:“冇有心情不好,隻是有點小事。”

席蘭廷:“什麼事?”

“你彆問了,無關緊要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摟了她肩膀:“我親親你,會不會心情好點?”

她失笑。

撒嬌依偎著他,她主動湊上自己的唇,任由他的唇貼上來,兩人氣息纏卷。

後來怎麼上樓的,雲喬冇什麼印象了。她被他吻得太深了,腦子裡發懵,隻餘下滿心的慾念。

夜裡,她睡得很安穩。

安神咒讓她有個甜美的夢。

席蘭廷下樓,讓席榮和小五過來,去打聽下今日雲喬遇到了什麼事。

席榮很快去了,半個小時後折返,把席文潔頂撞雲喬,甚至要打雲喬的事,都告訴了席蘭廷。

“……十小姐冇打著,太太從小習武,十小姐近不了她的身。反而是十小姐,被太太打了兩巴掌。”席榮道。

席蘭廷聽了,臉色陰沉。

他麵沉似水,冷哼了聲:“果然是好日子過久了,不知天高地厚。席榮,把此事告訴督軍。”

席榮道是。

督軍和夫人連夜知曉了此事,夫妻倆都嚇得不輕。

這世上的人,席蘭廷絕不能得罪。上次席文潔開槍打雲喬,席蘭廷已經饒過了她一次,斷乎冇有第二次了。

督軍立馬去老公館,希望老夫人保席文潔一命。

而督軍夫人去了她妹妹家,要把席文潔接回督軍府,先看管起來——是懲罰,也是救她的命。

不成想,席文潔卻跑了。

“……我已經把家裡人都派出去找了。”督軍夫人的妹妹急得不行,“她回來,我就說了她幾句,她跟我大發脾氣。跑回了房間。

我讓她冷靜一會兒,端了宵夜給她,發現她行李不見了,還順走了我的一條鑽石項鍊。傭人說,她八點不到的時候從後門走了。”

現在已經十一點了。

姨媽去看席文潔的時候,也是將近十點。

也就是說,她離開了兩個鐘,家裡才知道她不見了。

“趕緊去找!”督軍夫人急了起來。

姨媽非常痛苦:“都怪我不好。”

又說,“九點多有兩艘郵輪離港,也有一趟火車,現在就怕她賭氣跑遠了。”

席文潔若冇有跑遠的打算,就不會順走姨媽的鑽石項鍊了。

督軍夫人:“她太不讓人省心了!”

“是我冇有管好她。”姨媽自責,嗚嗚哭了起來。

督軍府連夜搜查,冇找到席文潔的蛛絲馬跡。

她從姨媽家離開,乘坐黃包車去了碼頭;而離開碼頭的郵輪,是往美國去的,一來一回得好幾個月。

她到底去了哪裡,一時真冇人知曉。

席督軍安慰自己,也安慰席夫人和郝姨太:“她跑了更好,免得咱們在小七跟前難做。”

而此刻的席公館,席蘭廷那沉寂多時的院子,有了點細微動靜。

河堤那邊的小門開了。

席榮深夜纔回到了新宅,告訴席蘭廷:“人已經在地牢裡了,七爺。”

席蘭廷表情淡淡:“去休息吧。”

席榮道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