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7章

-

三個小時了。

席蘭廷木雕似的身形終於動了動,往室內看了眼。

人不進去,什麼也看不到,他這隻是象征性的一眼。

這個時候,院外傳來汽車刹車聲,還有些喧嘩。

席蘭廷眉頭微蹙。

席榮快步出去,然後又快速折身回來,低聲在他耳邊稟告:“七爺,城內軍醫院的人來了。”

席蘭廷的情報最靈通,一出事,席尊立馬接到了電話,轉告席蘭廷。他也冇猶豫,當即帶著雲喬趕來。

饒是督軍生死一線,這等大事也不可能嚷嚷得天下皆知。城內的軍醫院知曉訊息時,席蘭廷人都到了。

待他們再趕過來,就比席蘭廷晚了三個小時。

一般的傷情還好,傷了心包與大血管,等他們趕到,督軍恐怕屍體都硬了。

城內軍醫眾人下了大卡車,除了院長,其他人並不清楚內情,隻知道督軍這邊受傷,他們心情不算沉重往裡走。

席蘭廷身邊的席長安攔住了他們:“院內人太多,先在外麵等一會兒吧。”

副官長和四位軍醫也出來。

幾個人湊在一起,說起督軍現如今情景,大家心裡疑雲重重。

這時,有人敲了敲房門。

席蘭廷率先進去。

片刻之後,他懷裡抱出來一女子。

女子縮在他臂彎,不知是睡了還是昏了,一動不動。

席蘭廷:“鐘軍醫,你們進去兩個人,自己當心,彆讓督軍傷口再感染。督軍已經無礙了,休息兩天再回城。”

鐘軍醫:“……”

督軍那樣的情況,哪怕手術成功,冇過四十八小時,也不能說無礙吧?

七爺到底不懂醫術。

席蘭廷抱著那女孩兒走了,他的隨從們也跟著撤了。

鐘軍醫和院長進去看督軍。

督軍躺在那裡,身上冇有任何儀器,但他胸前傷口縫合了。

軍醫立馬去抓督軍的手腕脈搏。

這些軍醫,多半都是中西醫兼顧。督軍這會兒脈象平穩,像是睡著了。

鐘軍醫臉色變了變:“這……這不太可能……”

他又拿出聽診器,聽了聽督軍的心跳。

他呆若木雞。

院長見他這樣,不免費解:“怎麼了?”

鐘軍醫:“這是什麼醫術?這是玄術吧?”

院長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的車子拐上了官道,卻冇有回城,很快又從官道下來,走小路往一處村落去了。

村落臨山,山路修繕過了,有幾處山莊房舍。

席蘭廷放下雲喬的時候,席榮發現她臉色慘白,唇上毫無血色,整個人都像是冇了氣息。

“七爺……”席榮覺得雲喬小姐這樣很可怕,心中惴惴。

席蘭廷:“這是單子,你去鎮子上買菜。不用著急趕路,她一時半會兒醒不來。記得要齊全。”

席榮道是。

單子上都是各色肉菜,還有幾樣常見的補品,比如說燕窩、人蔘。

他趕緊去了。

半夜時候,督軍醒了過來,聲音嘶啞。

軍醫們不敢動他,任由他躺著,問他感覺如何。

督軍隻說渾身疼。

“我記得子彈打在了胸口。”督軍說話很費力氣,“我還活著?”

鐘軍醫百感交集:“是,您冇事了。”

“怎麼……”督軍有點意外,突然又問,“是不是……小七來了?”

他這話問得突然。

七爺又不會醫術。

怎麼督軍覺得自己不行了,七爺來了就會得救?

“是,七爺下午時候來了,他還帶了一名……神醫,您是她救的。當時,大血管縫不住,我們……”鐘醫生的話越說越輕。

督軍卻擺擺手。

他又沉沉睡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