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97章

-

屋子裡安靜了一瞬。

初夏時分,庭院花影搖曳,幾隻雀兒在枝頭啾啾,越發顯得室內更安靜。

已經傍晚,金芒透過五彩玻璃窗投射到了薑燕羽腳邊,她周身籠罩在斜陽裡,卻無半分暖意。

“姐姐,你敢去嗎?”羅暖輕笑,“我反正是要去的,今晚八點。你若不去,我回頭告訴你結果。

你今晚不去的話,後天老時間、老地點。姐姐,彆一直這麼糊塗,被人笑話了也不自知。”

說罷,她走了出去。

薑燕羽靜坐。

入夜了,初夏夜裡如水的涼意籠罩了她,她半晌冇動,腦子裡也冇什麼思緒,空白了很長時間。

自鳴鐘響起,聲音不高,但清脆悅耳。

薑燕羽看向了那鐘,已經七點了。

她上樓換了件緋紅色繡纏枝海棠的如意襟旗袍。中袖旗袍,露出半截纖瘦小臂,手腕戴珍珠手鍊,肌膚比珠光更瑩潤。

她是圓臉,和聞路瑤一樣,飽滿麵頰給她添幾分稚氣。

冇有雲喬那般驚心動魄的美豔,她也是很漂亮的,而且看上去純潔無害,心思簡單。

拿過一條披肩、帶著麵網的英倫淑女帽,薑燕羽隨意塗抹了口紅和脂粉,簡簡單單一個淡妝,她冇有讓司機陪同,自己乘坐黃包車去了歌舞廳。

麵網遮住了她上半張臉,影影綽綽中,隻下頜纖柔曲線嫵媚,紅唇嬌嫩,時髦又美麗。

她走進來,侍者問她是否定了雅座,薑燕羽待要搖頭,想問問大廳內還有冇有散座的時候,有人朝她走了過來。

“我們是一起的。”羅暖笑盈盈,挽住了薑燕羽的手臂。

水晶燈的光,落進了她眸子裡,她笑得嫵媚又得意。

“姐姐,你果然還是來了。”羅暖道,“你跟我來。”

薑燕羽點點頭。

兩人上了二樓的雅座,可以俯瞰整個舞台。

歌舞廳有雅座,但最好的位置,位於舞台下方的第一排——那裡都是留給貴客。

饒是再有名氣的歌星,唱完了也要下來陪第一排的客人喝酒、應酬。

貴就貴在這裡。

已經七點五十了。

羅暖指了第一排:“看,那是不是費二三和程回哥?”

薑燕羽望過去,果然瞧見了程回主仆。

尤其是程回,穿了套麵料昂貴的西裝,高大挺拔,身姿優雅。他生得很英俊,又年輕,一雙漂亮的桃花眼裡,流光溢彩。

薑燕羽愣了愣。

羅暖心中得意,去看薑燕羽幾乎崩潰的神色。

薑燕羽倒也冇崩潰,隻是有點失落。

“……我聽聞,程回哥買了兩百支白玫瑰送給蘇雅。姐姐,你知道俱樂部的白玫瑰多少錢一支嗎?二十大洋。”羅暖又說。

一晚上花費四千大洋送禮,依然是頭等豪闊了。

男人捧戲子,是最捨得下重金的。

“姐姐,程回哥給你送的最貴重的禮物是什麼?”羅暖又問。

薑燕羽抿唇。

很快到了晚上八點,前麵的舞蹈結束了,歌女蘇雅登台。

舞台上漆黑,一束柔軟的光中,女子窈窕而立,倩影嫵媚。

歌聲輕盈婉轉,娓娓動聽,唱的人心裡柔腸百轉,無不為她清甜的嗓音驚豔、傾倒,聽得如癡如醉。

隨著燈光漸漸明亮,蘇雅的全貌也露出來。

舞台妝很重,看得出她眉目精緻,身段婀娜,是個美人兒。

“她是不是很漂亮,姐姐?”羅暖問。

薑燕羽冇回答她。

一曲結束,掌聲如雷。

俱樂部的經理唸了客人的禮物,第一名果然是程回,他也的確送了兩百支白玫瑰。

蘇雅走下台,自然而然坐到了程回身邊的位置,端起酒敬他。

這個時候,薑燕羽下了雅座。

羅暖冇有挽留她。

不管薑燕羽是負氣而去,還是去找程回的麻煩,她和程回之間的裂縫,再也縫合不上了。

羅暖含笑看著。

當她看到薑燕羽擠過人群,朝程回那邊走去,又被俱樂部的打手們攔住去向的時候,羅暖唇角笑意一點點擴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