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299章

-

蘇雅莫名其妙。

她掃了眼羅暖,又去看程回:“她是誰呀?”

程回:“認識的。”

羅暖氣得吐血。

原來,她隻是屬於認識的範疇嗎?

程回實在煩得厲害,用力踩滅了香菸,對蘇雅道:“去喝點酒吧。”

羅暖又氣又急:“程回,你敢去,我就去告訴姐姐!姐姐她會剝了你的皮!”

程回苦笑:“她現在不肯見我。若你能說動她來見見我,我會感激你的。我和蘇雅去餐廳喝酒,你讓她來。”

他說了西餐廳的名字,然後去發動汽車。

羅暖想跟著,被程回擋了回去,他發動汽車走了。

路上,程回頰邊肌肉緊繃,像是一肚子怒氣。

蘇雅歎了口氣:“你何必跟女朋友賭氣?”

“是她跟我賭氣。她去給前未婚夫上墳,也冇考慮過我的心情。”程回道,“我去俱樂部喝酒,又算什麼大事?”

“你們倆這樣不行,都太倔強了。”蘇雅道,“程回,這樣的大小姐不適合你。”

“那誰適合我?你嗎?”程回倏然問。

蘇雅臉色發白:“我豈敢想?”

“為何不敢想?”程回說,“因為我是程將軍的孫兒,你是風塵女?”

蘇雅苦笑。

她不再說什麼。

兩人去喝酒,蘇雅勸程回去跟薑燕羽道歉,又不停說他太鬨脾氣了,不應該這樣對女朋友。

她字字句句是替薑燕羽說話,說得程回越發火大。

“……你要是很煩的話,去我那裡住兩天,如何?”蘇雅輕輕握住了他的手,“你放鬆放鬆,也許心裡的怨氣就少了,再回去給她賠禮道歉,哄哄她。”

程回定定看著她。

良久,他才說:“蘇雅,你人真不錯,隻可惜你入錯了行。”

蘇雅眸中含情。

程回又道:“你住在哪裡?”

蘇雅心中大喜。

她連忙說了自己的地址,又說自己那小寓所很舒服,保證可以款待好程回的。

程回猶豫了很久,才道:“也好,就去你那裡,我一個人在家快要發瘋了。”

蘇雅心中喜悅。

吃得差不多,她說去趟洗手間。在洗手間的角落,她打了個手勢。

程回喝多了,開不了汽車,蘇雅就說自己叫司機過來。

俱樂部給她配了一名司機,還有汽車,畢竟她現在是搖錢樹。

程回答應了。

與此同時,羅暖回到了家中,不管不顧衝到了薑燕羽的房門口,把程回跟蘇雅去喝酒的事,告訴了薑燕羽。

薑燕羽打開了房門,臉色非常難看。

樓下電話這個時候響起,是個男子,說要找薑小姐。

薑燕羽去接了。

那邊告訴她:“我是程少爺新雇傭的下人,他要搬到我們小姐家去住,您能否回來一趟?我要去拿少爺的行李。”

薑燕羽沉默。

她的呼吸有點重。

那邊似乎哀求:“薑小姐,我隻是奉命行事,您彆叫我難做。費二三說怕您發脾氣,他不敢來,小人真冇辦法。”

薑燕羽:“你等著,我馬上回去給你開門!”

她說得咬牙切齒。

掛了電話,她卻是淡淡笑了笑。

“路瑤,讓正東的人出發吧,可以收網了。”她說。

聞路瑤一改滿臉憤怒的表情,滿眸興奮:“好,這就去了。”

羅暖在旁邊,張大了嘴巴,對這一變故不明所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