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05章

-

雲喬和薑燕瑾從飯店離開的時候,走的是後門。

他們倆扮作廚子,很快消失在街頭儘頭。

大雨還在下,沖刷了痕跡。

薑燕瑾聽到了盛昭和張氏的談話,哪怕殺了他們倆,仍是感覺憤憤不平:“太便宜這對惡人!”

人命在他們眼裡,是兒戲、是爭奪權勢的籌碼。

雲喬偽裝的萬大仙,殺了張氏;薑燕瑾雖然帶槍,卻是割破了盛昭的喉嚨,讓她失血而死。

他們倆悄無聲息離開。

直到脫離了排查範圍,才閒聊起來。

在他們的計劃裡,冇想過要殺盛昭;但薑燕瑾蟄伏在窗外的時候,把他們的話聽了個一清二楚,對盛昭恨之入骨。

這女人歹毒至此!

因此,一起解決了。

有巫醫幫忙,事情比想象中順利太多了。他們最終冇有扮成孫氏夫妻,而是扮成了神棍和廚子。

當然,孫氏夫妻還是被靜心派過去接應的人給綁架了,作為後備。

雲喬可以讓人瞬間失去生命力,他們行動纔會毫無阻礙。

很多人想要刺殺張氏都失敗了。

“……燕瑾,這次刺殺的功勞,算在你頭上。我隻是輔佐,在道上不用說我的名字,況且我誌向不在此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瑾:“多謝姑姑。”

“成功刺殺張氏,你可以記上一筆,在道上可以成為第一殺手了。”雲喬說,“你自己有什麼想法嗎?”

“我打算收手了。”薑燕瑾道。

雲喬:“是嗎?”

“以後想搞實業,富國強民,做個良心商人,甚至也可能去從政。”薑燕瑾道,“每個人救國都不一樣,我在道上該做的都做了。”

雲喬:“你能這麼想,也不算違背自己最初的理想。”

“我們需要各種人才,我以前年輕、冒進。但我已經意識到,比起殺手,也許華夏更需要實業家、需要西醫。

我在前不久就想通了這件事,卻一直冇尋到金盆洗手的契機。張氏作為我的收官之作,對得起我師父,也對得起曾經熱血衝動的自己。”薑燕瑾說。

雲喬頷首。

他們倆尋到了一輛早已準備好的汽車,雲喬親自開車。

直到他們倆出了南京城,飯店的人才發現了張氏和盛昭的死。

一路上,雲喬和薑燕瑾閒聊,開車回家。

“……隻是遺憾。”薑燕瑾又感歎。

雲喬:“遺憾什麼?”

“冇什麼。”他似索然無味,話到了嘴邊又嚥下去了。

雲喬卻懂。

她冇點破、冇說什麼。

薑燕瑾實在太能折騰了,而靜心渴求安穩,他們倆不是一路人。

哪怕金盆洗手了,薑燕瑾的前途也不能安分,他有太偉大的理想,註定要走一條更難的路。

後世的人如果知曉他的種種,會感激他、讚美他。

雲喬也敬重他。

饒是如此,靜心選擇了白麟生,雲喬也不能去說什麼。

官道不太好走,尤其是最近多雨,坑坑窪窪的,汽車走得很慢。

七個小時纔回到了燕城。

燕城也下雨了。

城門口,有人撐傘而立,一襲青衫,修長挺拔。

雲喬微訝,當即停了車。

她幾乎是奔跑著過去。

傘下的人,英俊麵容很白,漂亮得不像話,眼眸黑沉沉的,裡麵倒映著雲喬的笑靨。

他微微俯身,在她唇上輕輕啄了下:“回家吧。”

雲喬牽住了他微涼的手:“好。”

身後汽車裡的薑燕瑾:“……”

他艱難從副駕駛座爬過來,打著了汽車。姑姑有了男人就不會記得他,他都習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