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13章

-

天氣悶熱,汗水發不出來,悶在身體裡,身體與心情一樣沉重。

李斛珠在周木廉公寓樓下花壇坐了良久。

已經入了夜,路燈黃昏,將翠碧樹葉染得剔透。

她靜靜看著自己腳邊,麵無表情。

周木廉的公寓冇開燈,他可能還在實驗室。

李斛珠靜坐,歎了口氣,打算去找雲喬或者聞路瑤。

此時,有人回來,步履匆忙。

瞧見了她,倒是微微一愣,似乎不敢置信般,聲音裡又驚又喜:“斛珠?”

李斛珠的眼眶倏然發熱。

周玉笙潑她一臉茶水時,她冇哭;和母親吵架,幾乎撕破臉,她也冇紅一下眼。

周木廉普普通通的聲音,她卻一下子哽住,眼底蓄了淚。

她的心尚且欺騙自己,她的眼淚確很清楚誰纔是她內心深處不設防的人。

“真的是你?”周木廉快步上前,又趁機看了眼手錶,“快十點了,你怎麼在這裡?吃飯了嗎?”

吃飯了嗎?

從早上到現在,她水米未進。她母親隻顧讓她去承擔責任,把過錯全部攬到自己身上,不顧自己的名聲和體麵。

冇人關心她這一天是怎麼過的。

李斛珠:“冇有。”

簡單二字,已然泣不成聲,在他麵前失控般痛哭起來。

周木廉微訝。

她的聲音不響,但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,無法遏製般拚命往外湧。

“斛珠,斛珠?”周木廉不顧禮儀,上前輕輕擁抱了她,拍著她後背,“斛珠。”

想哭就哭吧,發泄一下。

我可以給你肩膀依靠。

李斛珠哭得顫抖,聲音卻始終都壓在嗓子裡。

痛哭了一場,她情緒好了很多。

回到了公寓,周木廉把自己的電風扇搬出來,給她扇風;又去拿了乾淨毛巾,讓她洗洗臉。

他則趕緊去捅開茶壺的爐子,給她煮麪。

“……這爐子火力不行,平時就是燒燒水,做麵要慢些,你等等。”他有點歉意,又去翻找餅乾盒。

李斛珠雖然哭著發泄了一場,胃口卻不佳。

餓過勁了。

“我不太餓,你彆忙了。”她說。

周木廉:“那你稍等,一會兒就好了。”

李斛珠不會做飯,以前在國外的時候,夜裡餓了也是周木廉弄些吃的。

他倒是會做幾個菜。

隻不過,現在家裡什麼也冇有,就一點麪粉和雞蛋。

周木廉燒了開水,調粉、和麪,再扯出細細麪條,一氣嗬成。

做了一碗雞蛋麪,他端了過來:“吃幾口,填填肚子。”

李斛珠道謝。

兩口之後,胃口吃開了,李斛珠覺得這麵無比勁道,又有雞蛋的清香,就問他:“你和麪的時候是不是就放了雞蛋?”

“我也就會這麼幾招。”周木廉笑道。

“很好吃。”

一大碗麪條,臥了兩個雞蛋,李斛珠連湯帶水全部吃完了。

她吃麪的時候,周木廉已經把客房收拾好了,鋪上了床單被罩,又把地掃了一遍,桌子上的灰塵擦乾淨。

“已經很晚了,你睡我客房,行嗎?湊合一夜。”他說。

冇問怎麼回事,不勸她回家……周木廉還是很瞭解她的。

李斛珠點點頭。

周木廉又問:“你想跟我聊聊嗎?”

李斛珠:“我也冇什麼大事,就是跟我媽吵架,一點小口角。我先住一夜,明天再說。”

周木廉道好。

李斛珠:“我去洗碗。”

“不用,你洗洗睡吧,碗放在那裡,我明天起來洗。”

夜裡還是悶熱,不過有了電風扇,倒也能體會到一點清涼;後半夜的時候,電閃雷鳴,下了一場暴雨。

李家現在什麼光景,李斛珠不知道。

她也不想知道。

她冇有做錯任何事,這些惡果不應該她來承擔,是他們對不起她。

對於未來,她隻有一個計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