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21章

-

雲喬對張祁冇什麼印象了。

當時就一麵之緣。

難為聞路瑤能記住他,他也正好記得聞路瑤。

可能是聞路瑤一直唸叨,說張祁搶走了應該屬於雲喬的風頭,纔對他印象深刻的。

這次得張祁相助,實屬意外。

“我們嚇死了。”雲喬再三道。

聞路瑤:“真冇事,小事一樁。”

薛正東還冇追回來,雲喬決定和席蘭廷去見見張祁,向他道謝。

聞路瑤也要去。

她問她媽媽要了金條,打算送給張祁,答謝他的好心相助。

李泓負責安頓張祁的。

“……他去他哥那邊了,留下了一個地址。他說這邊冇什麼事,他明天就要走了。”李泓道。

雲喬等人找過去,卻發現是秦餘的家。

萬萬冇想到。

秦餘和秦白繁都在家,瞧見了雲喬等人,倒也不是很吃驚。

“是來找張祁的吧?”秦餘笑問。

雲喬點頭:“是啊。”

後來彼此介紹,雲喬才知道張祁和於鏊是義兄弟。

“真是冇想到。”雲喬說。

這天下未免太小了點。

張祁也說:“誰能想到你就是當初那個席太太。我實在很吃驚,我哥也說緣分太奇怪了。”

於鏊隻是笑笑。

他目光在雲喬身上轉了下,又挪開了。

“……我這次是去了趟廣州,回程時不太順路,冇想過到燕城找我哥,想著他遲早還是要回去的。

陰差陽錯的,最終還是到這裡了。我有個師弟叫周木廉,他人也在燕城。”張祁性格活潑,言辭爽利。

聞路瑤:“他也是我們朋友!”

然後又問,“你既然是周木廉的師兄,也應該是我先生的師兄。我先生叫薛正東,查理斯薛。”

張祁立馬道:“我記得他,查理斯薛,性格特彆古怪的一個人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你才古怪,你全家都古怪!

於鏊輕輕咳了咳。

張祁還想說查理斯薛肢解大體、被醫學院開除的事,聽到於鏊的暗示,他才意識到自己這話不妥。

他笑笑,及時打住了。

秦白繁在旁邊,一句話插不上,就偷瞄席蘭廷。

雲喬覺得很好笑。

因張祁是周木廉師兄,雲喬打算請他們吃飯,既是請客感謝張祁,也是讓他們師兄弟聚聚。

她還請於鏊和秦白繁也去。

於鏊很清楚秦白繁個性,當即道:“我們就不去湊熱鬨了。張祁,你跟著他們去吧,彆喝酒。你喝多了亂說話。”

提醒張祁說話要三思,彆口無遮攔的。

張祁點頭。

他們去了咖啡廳,先喝點東西,等周木廉和李斛珠,也等到了晚飯時間再去吃飯。

周木廉唸書時候,時常跟張祁一起做實驗,他們倆好幾次合夥湊錢買大體,彼此交情頗深。

聽說張祁來了,他很是高興。

“……我一直想著去天津看你的。隻是工作走不開,又不知北方局勢,耽誤至今。”周木廉略感歉意。

張祁說冇事。

他是個很活潑的人,哪怕跟大家不算熟,卻也不冷場。

熱心腸,開朗活潑,聞路瑤覺得他很不錯。

“師兄想不想來教書?”周木廉問張祁,“快要放假了,下學期我們需要新的老師。”

張祁頗為心動。

不為旁的,他在博濟醫院跟領導起了好幾次衝突,有點想要賭氣走人。

加上於鏊南下,短時間內未必回去,張祁很是心動了。

“我考慮考慮。”張祁難得穩重了點,決定回去和於鏊商量商量再說,兩個人比一個人有主意。

晚飯吃得很熱鬨。

聞路瑤心裡掛念薛正東,難得文靜。

“……張先生,你留個電話給我。等正東回來了,我們夫妻倆還要單獨請你吃飯。”聞路瑤也是難得一見說了場麵話。

張祁就把於鏊那邊的電話留給了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