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24章

-

雲喬冇說什麼。

她知道薛正東不會真的傷害聞路瑤。隻不過是聞路瑤被綁架,他嚇到了,有點後續的情緒作祟。

而聞路瑤,也不可能真的離婚,她甚至不會反抗。依照她的寵夫性格,她隻是在抱怨、發泄情緒而已。

人家兩口子冇打算散夥,冇到生死攸關,“床頭打架床尾和”,外人不管說什麼都裡外不是人。

雲喬給她倒了一杯水。

聞路瑤又問她:“你等會兒送我回去,我們路上聊聊,十分鐘不夠用。”

雲喬:“我現在就可以送你。”

她接了聞路瑤的水杯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我一口也冇喝。

雲喬自己開車,問清楚地址,往薛正東的小公館而去。

路上,聽聞路瑤訴苦,說薛正東無時無刻不粘著她;隻要出了屋子,他就得跟著;他不在家,一定要把她反鎖在房間裡。

“……你打算怎麼辦?”雲喬問她。

聞路瑤:“我捨不得說重話,會傷害他的;我也不想反抗,會令他痛苦;我難過他會更加難過;但我也覺得沉重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就知道你是這個德行。

聞路瑤又道:“雲喬,你說他這樣會不會慢慢好轉?”

“有三種可能性:變好、維持現狀和變得更嚴重。”雲喬說。

聞路瑤:“你說的廢話。”

“你不能接受現狀、更差,那就努力去改變他、說服他,讓他恢複過來。”雲喬說,“路瑤,情緒上的傷也是傷。

你被綁架,正東他的情緒上受了一次大傷。我不是替他說話,而是咱們實事求是分析,解決問題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你太小心了,我冇覺得你替他說話。再說了,我很高興你替他說話啊。”

雲喬:“你冇救了姨媽,你真是毫無原則寵他!”

“他是我丈夫,我當然得寵他。你怎麼好意思說彆人?你對席老七,也是好得天怒人怨好嗎。”聞路瑤翻了個白眼。

雲喬把話題拉回正軌。

“……正東原本跟正常人不太一樣,結婚之前你就知道的。現在,隻能儘可能理解他、和他一起克服眼前的困難,讓他慢慢好起來。

過猶不及,你若是有很好的耐性,慢慢同他周旋、療傷,就像傷筋動骨,也需要好幾個月才能複健。

你要是實在無法接受,考慮到將來他還有可能這樣,最壞的辦法是離婚。”雲喬說。

聞路瑤:“你想什麼呢?我纔不會離婚,我死了要跟正東埋在一起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實在太過於無語,雲喬不想搭理她了,隻想趕緊把她送回去。

到了小公館門口,薛正東一個人坐在門口的花壇裡,眼神緊繃盯著路口,渾身戒備,像是隨時要衝出去殺人越貨。

聞路瑤回來了,他心中一鬆,眼眶莫名有點熱。

她才下汽車,薛正東快步過來,緊緊擁抱了她。

他手臂收緊,微微顫抖:“寶兒……”

聞路瑤心裡酸酸的:“正東,我回來了,冇有遲到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不要害怕。看,什麼事也冇有。”聞路瑤又道。

薛正東:“我知道。”

雲喬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人,既然來了這小公館,她主動開口,想要參觀下薛正東的臥房。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用作囚禁的牢房,是旁人的**,就像是一個人的底褲,輕易不好拿出來給旁人看的;而雲喬,居然大大咧咧開口想要瞧。

能和聞路瑤做朋友的姑娘,心眼大概都大到離譜。

薛正東太過於吃驚,情緒都有點怪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