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26章

-

薛正東的情緒,在一日日好轉。

他白天儘量不沾家,不去想聞路瑤在做什麼。實在無法控製自己,他就會拿出木塊和雕刻刀。

——雕了好些時候,雕出來的東西還是不太能看,純粹是一刀一刀劃下木屑,緩解他內心的焦灼。

挺有效。

席七爺的辦法,果然很好用。

他們夫妻倆在外麵小住一個月,聞老爺不滿意了,幾次打電話過來,抱怨他想念女兒了。

薛正東已經能靈活掌控自己的情緒,壓製內心的幽黯,就和聞路瑤搬回了聞家。

“……你們年輕人真是胡鬨,一出去就是一個月。”聞老爺猶自不甘心,不停抱怨。

聞路瑤:“爸你好煩。”

聞老爺:“……”

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他的心好痛!

聞路瑤的生活恢複了正常,她邀請朋友們聚餐,順便也請了張祁。

張祁一直冇走。

他接受了燕城醫學會的聘請,給天津的博濟醫院遞了一份“請假書”,要在燕城逗留一年,做一年的教書匠。

“……我受的是朝廷資助。如今華夏西醫人才稀缺,我理由回報祖國、回報西醫行業。”張祁說得義正辭嚴。

博濟醫院氣死了,卻又很愛惜他,甚至不想讓他離職。

那邊回信說支援他,甚至為了褒獎他對大義,醫院願意給他薪水——是他正常薪水的三分之一。

張祁拒絕了。

他義兄於鏊最不缺的就是錢,張祁決定抱緊於鏊的大腿。

再說了,燕城醫學會給他開了不錯的工資,他不缺這點錢。

“可惜你來晚了,冇辦法做雲喬的老師。”聞路瑤在旁邊說,“張祁,你的醫術比雲喬高嗎?”

“不敢比。”張祁謙虛說。

聞路瑤跟他交談甚歡。

薛正東沉了臉,非常不高興。

聞路瑤有很多朋友,她性格又外向,一向是跟誰都能聊得來、卻又懂得分寸,保持該有的距離。

現在,她跟張祁聊的也是些普普通通的話,言語上毫無曖昧,但薛正東心中一陣陣泛酸水。

他一想到張祁跟聞路瑤一起曆過險,心裡就有隻貓似的抓撓,想要把一切都毀掉。

這天聚餐散了,他不肯讓聞路瑤回家,而是道:“去住南華飯店,好不好?”

聞路瑤是很慣著他的:“好啊。怎麼突然想起住飯店?”

到了飯店她就懂了。

薛正東的癲狂,讓聞路瑤幾乎死在他手裡。

她後來都有點怕了,跟他求饒:“正東,我好疼……”

“寶兒,你隻能愛我,隻能看著我。”他額上薄薄汗水,打濕了劉海,一縷垂落在眉骨上方,給他添了幾分邪魅。

他的眸子裡,全是癡纏。

他一向很瘋的,聞路瑤也是被他這股子瘋勁迷得找不著北。

她在他這樣情念深重的眸子裡沉溺。

她低低應了,伸手去摟住他脖子,送上自己的吻,“正東,我們永遠隻有彼此。將來我們要一起老去、一起死,埋在一個棺材裡。”

“好。”薛正東似乎聽到了最動情的情話,幾乎要把自己全部奉獻給她。

饒是如此,薛正東還是有點忌憚張祁,對張祁充滿了莫名其妙的敵意。

張祁感受到了,還跟周木廉說:“我怎麼得罪了查理斯?”

周木廉:“你吃飯的時候吧唧嘴了嗎?”

張祁:“有點吧,我又不是閨閣千金。”

“那他冇拿筷子打你,就是他最大的剋製。”周木廉說。

張祁好奇:“他拿筷子打過你啊?”

周木廉:“……”

師兄太紮心。莫名其妙翻出了舊事,導致周木廉一時間不想跟他說話,也不想搭理薛正東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