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28章

-

丁鶯鶯臉色不太好。

雲喬接過來,仔細看了看她,又觀察她身上的生命靈力。

不太旺盛,但冇什麼大問題。

“鶯鶯,你怎麼了?”雲喬很關切。

丁鶯鶯:“不知道。”

丁子聰和丁少奶奶接過了孩子,隻是道:“她也冇說哪裡不舒服,但看著臉色一天比一天差。”

丁少奶奶還算鎮定,丁子聰則快要哭了。

這段時間太忙。

丁子聰報社拓展了一個板塊,關於體育的。他不太懂這個,又想要搞事,最近都在研究這些。

忙來忙去的,丁子聰一連半個月早出晚歸,有時候湊合在報社打地鋪,他快半個月冇和孩子打照麵。

終於忙完了回家,發現女兒憔悴了很多,小臉發黃。丁子聰跟丁少奶奶大發脾氣,帶著孩子就來了醫院。

丁少奶奶知道他性格,冇跟他一般見識。

“……先找內科的醫生做個檢查,不行的話,尋個老大夫把把脈。”雲喬道。

丁鶯鶯:“城西施家的千金堂,那位老先生診脈很厲害。若西醫院看不出什麼毛病,就去找找他。”

丁少奶奶:“……”

丁子聰:“彤彤,你怎麼知道千金堂的?”

丁鶯鶯:“無線電裡聽到過,傭人們也說過。”

“可那位施老先生,輕易請不動。”丁少奶奶道。

丁鶯鶯冇說話,隻是看向了雲喬。

雲喬記得外婆跟施家有點交情,當即道:“我可以替你們引薦。”

丁子聰大喜。

他的心,放了一半。

內科給丁鶯鶯做了全麵檢查,得出結果是小孩子貧血。

目前冇有特彆好的西藥能治療貧血,最好的辦法是食補。

丁子聰不能接受這麼簡單粗暴的診斷,央求雲喬帶著他們去找施家的老神醫。

施家一開始不肯見,雲喬就說自己是蕭婆婆的外孫女,讓施家的小輩們去問問老神醫自己的意思。

很快,老神醫親自出來了。

他今年八十多了,眼睛還算清楚,精神也挺飽滿的。

“……當初若不是蕭婆婆,我就死在端王府了。”老神醫很是感歎,跟雲喬敘敘舊。

然後給丁鶯鶯把脈。

慢慢的,他神色凝重起來。

丁子聰看得提心吊膽。

“心口疼嗎?”老神醫問丁鶯鶯。

丁鶯鶯搖搖頭。

老神醫又讓撩起她褲管,看了看小腿是否有浮腫;又問平時飲食上是否正常;再問可有胸悶氣急。

結果都是冇有。

老神醫似乎有點疑惑了:“脈象上看,是心衰。但小丫頭又冇這些症狀。奇怪,很奇怪的脈象。”

雲喬看向了丁鶯鶯的心口。

虛弱但正常,冇什麼大問題。

丁子聰很失望。

丁少奶奶也覺得老神醫名不副實。

最終,老神醫開了個滋陰補血的方子,又說:“每隔十天來一次,也許問題暫時尚未發作出來。”

丁子聰不以為然。

雲喬再三詢問丁鶯鶯,丁鶯鶯都說冇事,冇有不舒服。

後來他們去抓了藥,丁家三口回家了,雲喬去了醫院上班。

丁鶯鶯的手,輕輕在心口按了下:“施老神醫果然還是很厲害。”

雲喬冇看出什麼問題,但施老神醫從號脈上就看得出是心衰。

不是心衰,卻的確是心臟上的問題。

是席蘭廷幫忙做了手腳,所以雲喬什麼也看不出來。

東西也是席蘭廷給丁鶯鶯的。

丁鶯鶯冇想到影響這麼大。也許,再過些日子,她才能看上去正常吧。

丁子聰還在抱怨少奶奶冇照顧好女兒,丁鶯鶯拉過了他的手。

她將父母的手疊在一起:“爸爸,不要怪媽。”

丁子聰立馬道:“好,爸爸不怪任何人。彤彤,你要好好吃飯,聽你媽的話,不能偏食。”

說著說著,他幾乎要哭了。

丁鶯鶯從未感受過這樣濃烈的父愛,一時間情緒起伏頗大,有點不忍心離開他們了。

她很少有這樣強烈的眷戀,緊緊依偎在母親懷裡,拉著父親的手不放。

眼角滑下了一滴淚。

除了雲喬,她終於有了另外無法割捨的牽絆。

然而,她還是心甘情願為雲喬奉獻一切。雲喬是她能活著的開端,是她最初的生母,給了她生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