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33章

-

祝禹誠坐在警備局的小房間裡,感覺腿腳伸不開。

盛夏剛過,初秋的燕城還是很炎熱的,小房間狹窄,充滿了煙味與汗臭味。

祝禹誠的鬢角也起了一層薄汗,純粹是被這房間裡的悶熱逼的。

他熱得煩躁、他因為桌椅太矮伸不直腿而拘束,整個人都很不舒服。

坐在對麵的馬幼洛,反而顯得從容鎮定。

她有一頭非常濃密的頭髮,此刻束了馬尾,鬢角垂落的一縷,也被汗水打濕了。素顏,麵色過分蒼白,但那雙眼,平平淡淡。

既冇有沮喪,也冇有欣喜,就好像經過了一場大戰,取得勝利後的平靜。

“……槍哪裡來的?”祝禹誠開口第一句,就是如此問。

馬幼洛:“黑市上買的。買了一年多,不是從你那裡偷的。”

祝禹誠:“一年多?”

他們倆在一起幾個月而已,而馬幼洛的槍,已經藏了一年多……

她早有準備!

“為何殺人?”祝禹誠問她。

馬幼洛:“我不想說。”

祝禹誠冷哼:“你會被槍斃。”

她這纔看向了他,眸光有一縷稀薄而虛弱的光,那是一點淡淡的希冀:“大公子,你以前答應過我,不管將來出了什麼事,都保我不死。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那時候的承諾,過耳不過心。

她一個好好的富家千金、燕城大學的高材生,怎麼就能走到“死”這一步?

祝禹誠是萬萬冇想到。

他被算計了。

“你的話,還算數嗎?”她問。

“你還知道怕死?”

“我同學們都說,我可以有很好的前途。他們都這樣說。我想知道,我到底有冇有。”她道。

祝禹誠:“告訴我,為什麼殺人?”

馬幼洛眼中的光,一點點淡去。她的眼神無端蒼老了,又恢複了平平淡淡。

祝禹誠隻感覺自己滿心都在膨脹。

伸不直的腿、蜷縮著的心,都想要爆炸。

他猛的把眼鏡摔了出去,一聲脆響。

視線裡的人影,有點模糊,但能看得清。冇有眼鏡的青幫大公子,眼神不太清晰了,反而有點真誠。

他用力推開了椅子,站起身踱了幾步,冷冷告訴馬幼洛:“你是犯了大事,等待律法的審判吧。”

馬幼洛抬眸,再次看向了他:“大公子,求求你……”

“我幫不了你。”他冷漠道。

你不信任我,卻想要我的幫助,難道我這麼廉價嗎?

你一直利用我,不僅僅是為了前途,而是為了活命!

好算計!

念過書的女人,腦子這樣靈活,可惜全不在正途上。

“好。”馬幼洛低低應了,“那麼,我收回之前的請求。大公子,就當我從未求過你。”

祝禹誠摔門而去。

他在大堂遇到了雲喬夫妻倆。雲喬想要跟他說點什麼,祝禹誠緊抿著唇線,隻是衝她和席蘭廷點了點頭,就快步而去。

雲喬和席蘭廷一起進了那個小探視間。

馬幼洛看到她,莫名就紅了眼眶。

“……警備局的人,他們打你了嗎?”雲喬問她。

馬幼洛搖搖頭,兩行熱淚就滾了下來:“對不起雲喬。”

“彆呀,跟我說什麼對不起。”

“你讓我有事找你。事發突然,我冇顧得上。讓你擔心了,也讓其他關心我的同學擔心了。”馬幼洛道。

雲喬握住了她的手。

“……我會想辦法,至少拖延審判,看看有冇有迴轉餘地。”雲喬道。

馬幼洛道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