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36章

-

馬幼洛的事,影響太過於惡劣。

醫學係的同學想要保她,卻無門路;雲喬和席蘭廷更不敢在這個檔口去觸犯眾怒,引火燒身。

他們是席家的人,在這件事裡很被動。

現在群情激奮,壓是壓不住的;就像河流,隻能疏、不能堵。

席家的人一旦出麵,更是把馬幼洛往死路上推。

短短半個月時間,到了中秋節,這件事已經發酵到了全國。

報紙上對馬幼洛的重大案件,感到驚駭,很多主筆都監督燕城嚴懲凶手。

雲喬和席蘭廷去找了祝禹誠。

祝大公子素來清貴高雅,這幾日卻有點不修邊幅。

見麵時候,他每隔幾分鐘就要點一次煙,幾乎煙不離手。

雲喬隻得奪了他的煙盒。

“你現在有什麼想法?”雲喬問他,“你若是冇什麼想法,我找雁門和錢叔。”

她想把這個機會讓給祝禹誠。

祝禹誠和馬幼洛有過一段浪漫的關係,不管感情深淺,祝禹誠也許想在這件事裡替馬幼洛出出力。

“我會處理,已經安排好了。”祝禹誠道。

雲喬:“怎麼安排的?”

“警備局會判她槍決,到時候在身上藏個血袋,收買行刑的人,用空槍。”祝禹誠道,“我會提前通知她,讓她配合。”

雲喬:“這個辦法很冒險。”

“這是最好的辦法。政府對民眾有交代;馬家的案子結束,冇人再關注她們;馬幼洛出國,改名換姓,未必還有人認識她。”祝禹誠道。

雲喬聽了,點點頭:“這個想法挺好。那你煩什麼?”

祝禹誠:“我不煩什麼。隻是心裡不太舒服。”

“因何不舒服?”

“我們總說自己理解旁人。其實不理解,冇經曆過,一點也體會不到。”祝禹誠說,“馬幼洛,她本該是個有前途的女孩子。”

雲喬聽了這話,很是心酸。

又過了兩週,燕城市政府的法院做了最後判決,馬幼洛被處以槍決,次日行刑。

雲喬一直跟進此事。

行刑當天,隻少數記者可以去看,雲喬和席蘭廷、祝禹誠也去了。

配合得很順利。

馬幼洛被槍決之後,警備局當即把圍觀的人都請出去,要給死者最後一點尊嚴,不要給遺體拍照了。

隨著馬幼洛被處死,鬨騰了一個月的民憤,終於消停了。

這件事處理得如此之快,是以往冇有過的,民眾和報紙盛讚政府辦事效率高。

雲喬冇有再去見過馬幼洛。

為了避免事情穿幫,大家都需要謹慎,越少人見到越好。

馬幼洛被送到了祝禹誠的小公館。

她痛痛快快洗了個熱水澡。

祝禹誠拿了剪刀進來,對她道:“替你剪個短頭髮,做時髦女學生的裝扮。”

馬幼洛道好。

她背對著祝禹誠坐下,把腰背挺直了。

剪刀的喀喀聲,在耳後響起,屋子裡安靜得隻能聽到彼此的呼吸。

良久,她才說:“謝謝你。”

“不必。”祝禹誠細細為她剪頭髮,聲音冷到,“答應了你,我不會食言。”

她的頭髮太密太厚了,要仔細剪半天。

馬幼洛:“我什麼時候走?”

祝禹誠聽了這話,手裡動作微微頓了頓。

良久,他纔回答她:“淩晨四點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