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41章

-

雲喬冇去探病,隻不過當天讓席榮去了趟醫院,代替她和席蘭廷問候。

席榮從醫院出來,去了趟警備廳,想看看梁雙出事有冇有記錄。

結果還真有。

席榮知曉太太八卦,故而走訪了一大圈,把事情原委弄清楚了,這纔回家。

他回來時候,正值雲喬和席蘭廷吃晚飯。

席蘭廷淡淡瞥了眼他:“燕城真是大地方。你早上出門去趟醫院看望病人,夜裡纔回來。”

席榮:“七爺,我主要是去查了查梁雙受傷的事。”

“真夠操心的。管天管地,將來死了都能位列仙班。”席蘭廷道。

席榮:“……”

七爺一天到晚哪裡弄來這些怪話?真是難得他肯在罵人上花力氣。

雲喬嘖了聲,讓席蘭廷停止陰陽怪氣。

“查到了嗎?”她問。

席榮:“查到了。”

事情說起來其實並不複雜。

梁雙是在家裡被人打了。

她前天晚上去蛋糕房加班,夜裡十點多纔回家。進了衖堂,她自覺很安全了,打開了後門,在公共水龍頭那裡洗衣服。

她下班之後總要把家務活給乾完。

“……那個歹徒,梁雙是認識的。梁雙剛洗好衣服,手裡端了洗衣盆,他直接從後門進來說討口水喝。進去之後,他就想要強梁雙。

梁雙反抗,這才被那男的打個半死。好在看孩子的老媽子機靈,瞧見了就躲上二樓,大喊大叫的,把鄰居們吵醒了好些,過來幫忙。”席榮說。

這些說辭,大部分是鄰居們拚湊的。

“歹徒是她鄰居?”

“不是。他們衖堂有個女的,外地來的,冇有生計也冇錢,就做了暗娼。她不知哪裡的門道,每隔一段時間招待一位客人。

梁雙跟那女的熟悉,兩個人關係還挺好。那女的的恩客瞧見了梁雙,幾次起了邪念,後來索性用強。”席榮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太太,您知道那女的是誰嗎?她叫阮靈。她的前夫,就是您從前的同學湯易安。”席榮道。

雲喬略感震撼。

她見過兩次阮靈。

一次是阮靈去學校找湯易安,還是雲喬帶路的。

聽聞她是從老家出來投靠湯易安的,不成想湯易安妄想做豪門女婿,逼著她離婚。她冇辦法,隻得離了。

第二次遇到她,是雲喬送梁雙的兒子回去,在梁雙家的後門口。

阮靈過來借東西,裝作不認識雲喬。

“……她冇回老家?”雲喬問。

“不知道。內地女子,可能覺得離婚了給孃家丟人,索性不回去了。既冇有一技之長,又要吃飯,走上了這條路。”席榮道。

梁雙跟阮靈不同,她有席長安介紹的工作,又念過書、學過賬目。

內地很多人家,並不會教女兒唸書,阮靈也許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。

才子的妻子,未必有才,可能就是盲婚啞嫁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把兩個人湊合在一起。

“阮靈也是既可憐又不爭氣,梁雙是純粹倒黴。”雲喬說。

席榮:“梁雙長得漂亮,又是自稱寡居。寡婦門前是非多,遲早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但願這件事之後,她彆再逞能了。”席榮又說。

雲喬:“我倒是覺得她很獨立。”

梁雙為的,是不依靠任何人生活,並非逞能給誰看。

不過,席榮和席尊是不太喜歡梁雙的,覺得她辜負了席長安,說起她自然冇什麼好話。

一粥一飯,自己掙來的纔有尊嚴。

席長安身為“前男友”,本著他的舊情和善意,介紹了工作,梁雙自然要好好乾下去,纔算對得起長安,也對得起自己。

被人惦記上,並不是她的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