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46章

-

在梁雙出事之前,梁丹就“失蹤”了。

她躲了出去。

她婆婆同情她,又管不住兒子,隻當梁丹捱打怕了所以才躲了;梁丹的丈夫呢,那段時間正好跟一位戲子打得火熱,好久不沾家。

梁丹在外麵的小愛巢裡,躲了兩個月。

她婆家後來找過、她丈夫也找過,卻始終因為梁丹被家暴的事,不敢大肆宣揚,更不敢找到梁家去,隻委婉詢問。

梁雙時常去給姐姐送點吃的、衣裳。

鄭文朝也不是個好東西,好吃懶做又下流,也就是梁丹饑不擇食纔敢跟他搞到一起去。

梁雙和席長安定好了約會時間,而姐姐那邊也打算逃去香港。

她給姐姐送路費。

梁雙把自己的私房錢、從父母那裡偷來的兩隻金鐲子,都給了姐姐。

不成想,姐姐那天也出去取錢了,不在家。

“……鄭文朝在,那畜生對我下手。我衣裳都被他撕開了,我冇辦法的,長安,我拚命勾到了床頭櫃上的剪刀,情急之下捅穿了他喉嚨。”梁雙道。

席長安的手指,死死收緊。

“要逃離姐姐的婆家、要處理鄭文朝的屍體;而那時候,姐姐告訴我,她已經懷了鄭文朝的孩子。”梁雙幾乎泣不成聲。

所以,必須走。

鄭文朝不過一米七,又瘦,體重才一百斤——姐姐真是被婆家打得心智殘缺了,才能看得上鄭文朝。

她們買了個很大的藤皮箱,把鄭文朝塞了進去。

“……我那時候跟姐姐說好了,寫好書信,就說是我跟鄭文朝私奔。等到了香港,我再找個藉口回來。

到時候,我跟你說清楚,你未必不能體諒我的。

趕船的人很多,大家行禮都很重,我們倆一路上冇有引起太多人的懷疑。半路上,我們把箱子扔到了大海裡。

我們去了香港,姐姐說她一個人懷著孩子,又不想要打掉,她一直渴望有個自己的孩子。她讓我照顧她,直到她生產為止。”梁雙又道。

就這樣,梁丹在香港生了個男孩子。

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年,梁雙想要回去;而梁丹纔出月子,又跟一個混血男人搞在了一起,樂不思蜀,根本不肯照顧兒子。

她甚至說:“把這個孽種送到福利院去。”

梁雙簡直不敢置信。

這是她姐姐嗎?

姊妹倆為此時常吵架。

吵架的時候,姐姐居然打她,扇她耳光。

“……有時候,女人把自己的位置一變,她也可以是男人。”梁雙道,“她那時候有點瘋。

我們的錢都在她手裡,而天天又很小。我若一走了之,她一定會把孩子扔到福利院去的。

她還說是我殺了鄭文朝,我欠了她的。若不是我,她和天天會有個家庭,是我造成了她的苦難。”

席長安握住了她的手:“不是你,你冇有錯。”

“後來,那個男的要去英國,她非要跟著去。我說讓她去,我帶著天天回燕城,就說是我兒子,我和鄭文朝生的。

她不同意,雇了兩個老媽子,一路上把我和天天押上了船。後來去了英國,她並冇有跟那男的結婚。

我一直想回來的。可是長安,那是我姐姐,還有天天。我知道心軟該死,但我實在下不了那個狠心。

尤其是天天,他那麼小。後來姐姐就成了交際花,跟一個華裔混到了一起,那人有家室的。

她又懷孕了。產後更瘋,酗酒,大冬天喝醉了跑出去,染了肺癆。直到她死了,我把她安葬了之後,纔敢帶著孩子回來。”

梁雙說到後來,聲音嘶啞得更厲害:“長安,我手裡有一條人命、我還得把這兩孩子拉扯大。我不知怎麼麵對你。你可以有比我更好的選擇,我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