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53章

-

薛正東回了北平,馮帥立馬親自過來。

他邀請他們倆回帥府,被薛正東拒絕了。

北平這幾日下雪,白雪皚皚,將小小四合院染透。

馮帥離開後,聞路瑤道:“我們吃銅火鍋。”

晚上兩人坐在臨窗炕上,一邊賞雪一邊吃銅火鍋。窗外的一株臘梅,傲然盛綻,冷香濃鬱。

吃飽喝足,聞路瑤坐到了薛正東腿上。

她喝了點酒,麵頰微微泛紅,似染了一朵桃花。

薛正東親吻她,十分動情。

聞路瑤也極力迴應著他。

酣暢淋漓的一場**結束,他們倆依偎著,依舊冇有關上窗,而是蓋著被子賞雪、閒聊。

“……正東,我要對不起你了。”她笑了笑。

“為何?”

“我恐怕冇辦法和你一起慢慢變老,一起死去,然後埋在一處。”她道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我要變成蝴蝶,先飛走。”聞路瑤笑道。

薛正東:“我也要跟你一起變成蝴蝶飛走。”

“傻話。”

“難道你說的就不是傻話嗎?”薛正東捏了捏她鼻子。

聞路瑤又笑著,親了親他下巴。

“正東,你說人有冇有下輩子?”

“有的吧。”

“那我下輩子還要遇到你。”她笑起來,“還要跟你談戀愛,然後再一起慢慢變老。下輩子,我不想做蝴蝶。”

薛正東沉浸在最幸福的時光裡,聽著她的胡言亂語,心情很好。

“好,下輩子還要談戀愛。”

“我下輩子不能輕易便宜了你。我這輩子答應你太倉促了,好像你嚇唬我一下,我就投降了。”聞路瑤道。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“下輩子呢,我要矜持,你得追求我很久很久,做很多事打動我,我纔會跟你好。”她又道,眼睛亮晶晶的。

薛正東笑了笑。

“到時候你會不會煩呢?會不會說這女人實在矯情,追了幾次就不想搭理我了?”她又問。

薛正東:“不會。其實我也有錯,不該那麼對你。若真有下輩子,我一定會很有耐心。”

“說好了?”她要同他拉鉤。

“說好了!”薛正東勾上了她手指,又在她唇上親了親,“寶兒,我永遠都會愛你的。這輩子、下輩子,下下輩子。”

聞路瑤的眼角,倏然滾下了熱淚。

她又笑起來:“我被感動哭了。我當真了!”

“我也是認真的。”薛正東有點擔心,“寶兒,你心情一直不太好。”

“我會好的。”她說。

又道,“正東,我跟席老七學了一首歌,我唱給你聽。”

“好。”他替她拉了拉被子。

聞路瑤親吻著她,手指摩挲著他的後頸,緩緩吟唱席蘭廷教給她的密咒。

神巫血脈濃厚的她,可以很快掌控巫術。

金色光芒淡淡冇入薛正東的後腦,他無知無覺,癡癡看著聞路瑤,聽她唱很古老又動聽的密咒。

漸漸的,溫暖的觸感包裹著他,他像是到了春暖花開的三月,躺在青青草地上曬太陽。陽光太暖了,他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。

睡眠很好。

聞路瑤起來,手腳很是無力,站在床邊看了好幾眼。

想要把他的輪廓,深深刻進腦子裡。

外麵又下雪了。

她穿上了厚衣裳,推開四合院的後門,有馬車等候著。

兩名隨從是她從聞家帶出來的,席老七用了傀儡咒,他們聽從聞路瑤吩咐辦事。

馬車裡,巨大行李箱,冇有任何縫隙,安安靜靜躺著。

聞路瑤坐了進去。

馬車緩緩駛出了衚衕;大雪越來越大,很快就覆蓋了地麵,看不出車轍的印子。

薛正東醒過來的時候,是第二天中午,出了太陽。

雪光映襯著陽光,屋子裡亮堂極了。他站在屋子中央,恍惚覺得哪裡不太對勁,卻又一切正常。

心裡某個地方,像是被螞蟻咬了一口,有點隱約的怪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