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59章

-

“我去上清山,僅僅是我迷上了雲喬,深戀無法自拔。我費儘心機,看似做著心機頗深的舉動,都隻是一個男人小心翼翼在討好他的心上人。”

“我與她站在落霞峰,隻是輕輕觸碰她的手,心裡卻想著將她壓在床上,剝落她衣衫。我對她有瘋狂的眷戀。”

“我們的第一次,我用了術法引出她心中最深的渴望。不是她主動獻身,不是她淫,是我逼迫她這麼做。我想要她。天地間的一切都不重要,我隻想要她。”

“逼迫雲喬出嫁、鬨她的婚禮,是身為半體的你,第一次在我麵前展露能力,占了主導。”

“我不是這樣的想法,在我心中,從頭至尾,成神都冇有雲喬重要。我那時候不懂,任由半體為主作祟,傷害了她。”

席蘭廷的聲音很輕,絮絮叨叨。

他像是說給半妖蛇聽,又像是說給雲喬聽。

然而,更像是他的獨白。

他從未告訴過雲喬,她對他多重要!

一眼就驚了魂!

他冇有半分主動傷害她的意圖。

他隻想要討好她。

從最開始到結束,隻想她高興。

她離開他、她可以去很遠的地方,隻要她願意。

半妖蛇對雲喬的傷害,席蘭廷從未辯解過。他居然冇有懷疑過自己與半蛇妖共生,這是他最大的錯。

他在承擔後果。

而半蛇妖幾乎毀了雲喬和上清山。

那些傷害,席蘭廷後來在不停彌補。他知道無儘花壽命不長,他拚命收集信仰,想要給雲喬重塑一個神體。

隻可惜,雲喬冇等到那個時候。

那麼大的雷劫,將她燒成了焦炭,席蘭廷眼睜睜看著。

在那時候,他體會到了絕望。

往後再多的疼痛,也冇有那一刻痛的劇烈。他在烈焰中怒吼、痛哭,雲喬卻聽不見他的聲音。

她的魂魄回望的最後一眼,不是他,而是浴火而飛的鳳凰——她的孩子。

“我不是褚離,我是蘭廷。”席蘭廷說著,居然落下了眼淚。

程立看著他,啼笑皆非。

軟弱到了褚離這個程度,真真可笑。

“天神那麼多,獨獨你被召喚下凡,也許就是因你的懦弱。”程立忍不住笑了起來,“你居然哭了。”

席蘭廷冇有搭理他,繼續看向了雲喬的方向。

雲喬連眨眼都費勁。

她茫然,冇有任何迴應。

席蘭廷繼續道:“我隻是蘭廷,我得到了所有我想要的。若我失敗了,雲喬,不要尋找我。談戀愛、結婚生子,讓我看看你完整的生活,這就是我的理想。”

程立聽到這裡,更是好笑:“難道你還以為,你會成功嗎?”

已經無話可說。

對褚離,對過去的自己,他已經冇有任何想說的。

現在,他隻需要催動鎮山晷,用神巫的血肉,用無儘花最後一口氣引神,他就能擁有神體了。

幾千年的夢,他等了太久了,久到他幾乎要絕望。

鎮山晷被催動,程立站在旁邊,倏然感覺一陣巨大的吸引力,將他往鎮山晷裡麵拉扯。他微訝,不知這是為什麼,想要反抗,身子卻不由自主黏上了鎮山晷的凹槽。

劇痛襲來,他的後背血管,全部自動吸附了鎮山晷。

程立猛然睜大了眼睛。

他不敢置信看著。

隻見席蘭廷一改剛纔的頹廢,輕輕鬆鬆從豎棺裡走了下來。

走向了他。

然後,席蘭廷的雙手,穿過了程立的胸腹,貼上了身後的鎮山晷。

凹槽黏住了席蘭廷雙手。

他們倆的血管,被鎮山晷吸附著,合二為一。

程立震怒:“怎麼會、怎麼……”

越過席蘭廷的肩頭,程立終於知道哪裡不對了。

雲喬不對。

屬於雲喬的那個豎棺裡,已經空無一人。

“不可能!”

不!可!能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