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9章

-

今晚熱鬨。可冇人告訴雲喬,她也會如此熱鬨。

重逢程立,於她乃是一樁喜事:他鄉遇故知。

喜裡偏又添煩:徐寅傑這廝,陰魂不散。

“我要是有七叔那手功夫就好了。”雲喬心想。

她有心換個桌子,就怕徐寅傑這貨再跟過去,一路鬨笑話。

她滿心就盼著程立趕緊聊完正事,回來替她鎮鎮場子。

她一張冷臉。

徐寅傑不看她臉色,亦或者說不在乎,就是下定決心要死纏爛打。

“雲喬,咱們換個座位,我這裡進風,吹得我脖子疼。”錢嬸早已看出雲喬不耐煩,主動為她解圍。

雲喬果然同她換。

她一動,徐寅傑也站起身要換。

錢嬸卻拉住了他:“那邊也有風吹進來,徐少麻煩你坐在這裡,替我擋擋風,好不好?”

理由正當合理。

徐寅傑再混賬,也不敢對錢太太不敬,當即含笑道是。

錢嬸又拉著他說話。

就這樣,雲喬和徐寅傑中間,隔了錢嬸和錢大小姐,終於能讓雲喬喘口氣。

中途,雲喬起身去洗手間。

徐寅傑瞧見了,起身也要走,錢二小姐拉住了他,詢問他關於大學種種,非常熱情,就是不準他糾纏雲喬。

他忍不住笑了:“喬喬不待見我,你們也不待見我?”

錢嬸和大姑娘裝傻:“徐少這話何意?”

二姑娘實在些,有話直說:“徐少,我們很待見你,不想姐姐一巴掌拍死你,才替你解圍。你怎麼還不領情?”

徐寅傑:“多謝二小姐!”

他又故作委屈,“二小姐如此好心,替我在喬喬跟前說些好話嘛。”

“這個自然。”二姑娘道。

雲喬從洗手間出來,在狹長走廊上遇到了程立,他在走廊儘頭抽菸。

他身邊還有一名男士,兩人低聲閒聊。

那男士抽菸的動作無比優雅,也是個熟人。

雲喬打算轉身回去,那邊男士卻瞧見了她,遠遠喊了聲她:“雲喬?”

她隻得折身回來,往他們那邊走去:“大哥、二哥。”

祝禹誠薄唇噙著半截香菸,吞吐間一點薄霧,他含笑看著雲喬:“被你這麼一叫,我平白成了老大,占二哥便宜了。”

程立比祝禹誠大一歲。

雲喬去了姓氏,倒好像他們是兄弟倆似的。

程立也笑。

這兩男人,在外人看來是相同的謙謙君子,溫柔知禮。

但雲喬很清楚,祝禹誠性格陰冷,為人狠辣,他的溫柔是表麵上的;程立雖然做事頗有手段,但他人品良好,他的溫柔多情是刻在骨子裡的。

程立愛世人、愛國家。

他努力經商,與外國人做生意,學得好東西,再分享出去,盼望家國有一日強大繁盛。他信奉實業救國,故而到處開廠。

他曾一次次仰望十三行,去汲取星星之火。

心有大愛,程立那俊朗眉眼,彷彿刻上了層柔光。

他有霹靂手段,也有菩薩心腸。

“你們倆也認識嗎?”雲喬問。

祝禹誠笑道:“那你覺得,我們倆是誰認識的誰?”

這是比誰的人脈廣。

雲喬知曉祝家是地頭蛇,程立對祝禹誠肯定有事相求,當即說:“那定然是二哥來結交大哥的。大哥貴人事忙,估計冇空交朋友。”

祝禹誠推了下眼鏡。

他笑,眼底卻浮動幾分冷意。雲喬的馬屁,拍得高級,但祝禹誠並不買賬,因為是他主動結交的程立,並非程立討好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