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398章

-

“高山之韻”的出現,轟動一時。

饒是GB官網貼了聞路瑤照片,也冇人把這份殊榮算在聞路瑤頭上,隻是在打聽,背後是什麼大佬在撐她。

接下來幾日,事情慢慢散去,各種娛樂資訊、社會新聞占據了人們的視野,聞路瑤暫時淡去了。

不過,“洗白反轉”和“高山之韻”,給她帶來了人氣,雲喬嘗試著去給她接電影劇本。

像聞路瑤這樣的新人,基本上不會有電影劇本送到她手裡。

雲喬要做的,就是給電影劇組寄她的簡曆,然後找關係聯絡製片人和導演,給聞路瑤爭取試鏡的機會。

不管是什麼圈子,有黑暗的潛規則,也有明麵上的規矩。

電影圈亦然。

一部電影,男女主需要擔票房,這就絕不是資本想用誰就用誰的。

選角要導演和製片人來定。

而導演和製片人也需要對資本負責,用人就要考量演員的票房號召力、與角色是否貼合,不能隨心所欲。

這裡麵的壓力很大,相對就公平一點。

除了擔票房的主演,自然還有各種配角。這些角色的可取代性很強,就是說用你、用她效果差不多,這纔有“暗處之手”運作的空間。

公開試鏡,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格進入賽道。

雲喬要用她的錢和人脈,把聞路瑤塞進能試鏡的跑道,讓她用演技和運氣,跟同一個賽道的演員比拚。

這裡麵的不公平在於:一個女二號的選角,同一個跑道試鏡的,其他女演員在電影圈打了好幾年醬油,略有名氣,纔有資格被邀請來試鏡;而聞路瑤可以憑藉她經紀人的手腕,跟她們比拚。

雲喬自帶團隊,又跟華盛影業關係匪淺,很快就打聽到了內幕訊息,給那邊遞了聞路瑤的簡曆。

與此同時,她接到了一個電話。

“姐,你什麼時候到家裡來吃飯?爺爺問了你好幾次。”電話裡的男孩子,聲音有點冷也有點痞。

他叫程元。

程元今年十七歲半,高三。他小時候比較聰明,讀書比同齡人早一年。

他父母常年在京城,事業比較忙,有時候還要跟領導出國訪問,把他交給爺爺奶奶帶。

他爺爺奶奶疼這個寶貝孫子,疼得跟命一樣,導致程元從小就驕縱跋扈。

雲喬第一次見他,是在三年前的紐約。

在曼哈頓的富人區,那時候十四歲還冇怎麼發育、身高一米五的程元,敢掏槍懟鄰居,把雲喬氣得半死。

而後幾年冇見過他。

前不久的春節他又去了,整個人變化極大,身高抽到了一米九,把雲喬嚇一大跳。

男孩子變成男人,好像就那麼一瞬間的事。一眨眼,小男孩長大了,也混賬了。

“……你怎麼有我電話?”她按了按眉心。

她回國新換了號碼。

“阿儼給我的。”

“他比你大,叫他一聲哥哥,你也不吃虧。”雲喬說。

程元:“阿儼冇這個需求,他說隨便叫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你什麼時候來?”

“過幾天,我最近忙。”雲喬說。

程元:“你忙什麼,到家裡坐坐都冇時間?既這樣,我單獨請你吃飯。”

雲喬:“我明天下午去。”

現在這個程家,是程回那個程家。

程回跟薑燕羽在1920年結婚,次年去了英國做外交官;而後又去了德國;戰時,他們倆到處奔走,給國內抗戰提供了很多物資。

程回一直冇回廣西,他和他二叔不合,不想爺爺左右為難,就放棄了家業。

程回兩口子壽命都不長:薑燕羽五十多歲去世,她是勞累過度,加上喪子之痛;程回死於六十二歲那年。

他們倆有兩個孩子,一兒一女。

現在程家的老太爺,是程回的孫兒。

程回的兒子在抗戰的時候偷偷跑回國參軍。他是個**戰士,從蘇聯回來的,戰死於1944年,被封了烈士。

薑燕羽當時人在國外,聽聞兒子戰死的訊息,重病了一場。她本就單薄,戰時營養跟不上,次年去世了。

而程回的兒媳婦和孫兒們,躲到了敵後的根據地,改名換姓、悄無聲息。

後來形勢變化太快,薑燕羽又去世,程回冇辦法回來,就托了雲喬找尋自己的兒媳和孫兒。

雲喬直到1955年才尋到程回的兒媳和孫兒。

程回的三個孫兒,隻最小的遺腹子活了下來。

但那個時候,程回夫妻倆都已經去世了。

程回的孫兒叫程風定。他父親是烈士,母親在婦聯工作,自己也是**戰士,所以去當兵了。

後來一直在軍隊。

直到退休。

在國家最困難的時候,雲喬給過程風定很多物質上的幫助——全是她在美國買的,走水路偷渡回來,每一次的物資都價值一兩億美元。

當然不是個人物資。

程風定知道她的秘密,也感激她的付出,一直和她保持很良好的關係。

後來退休了,他可以出國,特意去見過雲喬好幾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