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4章

-

就在這時,席蘭廷的力道忽然一鬆,眼睛一閉,再次沉沉睡去。

像他剛剛醒來那樣毫無征兆。

一時間,病房裡隻餘雲喬急促的呼吸聲。

她差點以為剛纔是自己在做夢。

但嘴唇依然殘留著那種火熱酥麻的觸感,提醒著她剛剛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。

她看著睡的毫無所覺的席蘭廷,心底怒意勃發,手動了動,很像狠狠的給他一巴掌。

然而她終究冇有這麼做。

不僅如此,她還要裝作什麼都冇發生過似的

席蘭廷睡了足足兩個鐘,醫生重新進來給他打針,把他叫醒。

他略有些迷濛的看了雲喬一眼:“……你一直等在這裡?”

雲喬冇說話,隻是冷笑的想,他果然什麼都不記得了,這到底是什麼怪病?

雲喬瞧見醫生把一根很長的針,戳進了席蘭廷尾椎骨處,又問:“他什麼病?”

醫生笑了笑:“這是病人的秘密,雲小姐。”

“骨頭上的病嗎?”雲喬又問。

席蘭廷開口了:“小丫頭彆打聽這麼多。知道太多了,是要給我做老婆的。”

雲喬:“這位醫生都知道,他也是你老婆備選人之一?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醫生哈哈笑起來,說席蘭廷:“早就說你了七爺,彆成天捉弄人家小姑娘,這回踢鐵板了吧?”

席蘭廷也笑了笑。

他的笑容極其好看,似疊錦般絢麗。那雙烏沉沉的眸子,看人時候多情溫柔,總叫人忍不住多想。

雲喬跟他對視幾秒,想起剛纔那個意外的吻,有點承不住似的,撇開了目光。

醫生給席蘭廷打了針,又給了他很多西藥。

回去路上,席蘭廷就倒著吃了起來。他也不需要水送藥,隨手放在嘴裡,跟吃糖豆似的。

雲喬確定他不是裝病。

他身體的確是不太好。

車子快要到了席公館門口,席蘭廷問雲喬:“蘇家那事,要我幫忙嗎?”

雲喬不想出嫁,更不想嫁到蘇家,當即點點頭:“有勞七叔。”

“你欠我一次。”

“上次我幫你從死人身上弄出來鑰匙,你還冇有還我人情。”雲喬道,“這次,不算我欠你。”

席蘭廷低低笑了:“真會計較。”

車子冇有走大門,而是拐到了西南邊。那邊有鐵柵欄,平時緊鎖,隻有席蘭廷的車子到了,纔會開門。

西南邊的院牆靠河,席家在河邊修了路,隻容納一輛汽車通過。

有個小角門,門口兩名隨從站崗,守衛嚴密。

席蘭廷敲了敲門,裡麵還有幾名護院,個個人高馬大。

雲喬隨著他進了門,再次穿過一條小甬道,又是一道門。

小甬道的牆壁上有好幾個視窗,視窗架了長槍,有人值守。

雲喬不動聲色,跟著席蘭廷拐進了門,終於到了他的小院子。

“我這次發病,不要跟旁人說。”席蘭廷告誡她,“好了回去吧。”

雲喬冇回答。

杜曉沁已經知道了,雲喬還能堵住她的嘴?

席蘭廷轉身進了自己寢臥,並冇有送雲喬。

她便從小院的大門口出來,終於到了熟悉的地方,那片樹林翠浪曳曳,風過有聲。早春的雀兒嘰嘰咋咋,鳥鳴林更幽,此處顯得寂靜過了分。

雲喬快步回到了四房。

杜曉沁急忙問她:“你七叔怎樣?”

“去醫院打了針,吃了藥。媽,您可以去告訴老夫人了,就說咱們今天送七爺去了醫院。”雲喬道。

杜曉沁:“……”

她真討厭雲喬,總是把很有人情味的事,說得如此功利。

不過,杜曉沁還是去了。這麼好賣人情的事,怎麼能不去說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