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407章

-

聞路瑤的心思,不在談戀愛上。

事業未成。

做演員這一行,入戲、齣戲都需要磨礪。一上路就先弄個外行的情人,時不時拈酸吃醋——拍大尺度一點的戲要問、與合作男演員炒作要查,還有什麼前途可言?

當初聞鈴嫁入豪門,幾乎與圈子脫節。

她明明是那般有天賦、有前途的女星。現在圈內不少人提到聞鈴,還讚她演技好、人品好,處事練達。

聞鈴與殷子獻的矛盾,她隻偶然跟聞路瑤說過一次。

大意是,殷子獻和殷家覺得聞路瑤並非殷氏血脈,因此恨她們母女入骨。

是真是假,對聞路瑤都不重要。

她從來都不覺得自己人生有什麼缺憾,父親是最可有可無的一節。

但母親前路的教訓,一定要汲取。

現階段不管什麼樣子的男士追求她,她的態度都是敬而遠之。

廣銘集團的太子爺的確有錢有勢,但跟聞路瑤有什麼關係呢?他現階段隻不過是一塊絆腳石。

將來她成了影後,若緣分到了,有閤眼緣的男人追求她,她不會排斥戀愛,甚至也可能會結婚。

“以後不要提他了。”聞路瑤說,“在我成為金影獎影後之前,不跟任何人談感情。”

“你對自己太狠了。”程程道。

聞路瑤:“要有信仰。”

程程不再說什麼。

雲喬在她們倆上飛機之前,還打了個電話,再三叮囑好好表現。

掛了電話,雲喬去了趟程家,把程元一起帶了回去。

程元離家兩日,程風定和老太太已經改了口風。

在程家,孩子的試錯成本極小,所以不需要小心翼翼按部就班——雲喬也是今天纔想明白這個道理。

雲喬把她和程元商量好的事,告訴了程風定。

程風定說:“這個主意也不錯。做這個什麼明星,會累嗎?”

“唱歌、跳舞要學的。”

程風定:“不用專門去學,程元從小就會跳舞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程元定了新的方向,高中的課程就不繼續上了,到時候去拿了畢業證就行。

“我不住家裡了,我要去租套房住,就租姐那個小區。”程元說。

程風定:“不行。”

雲喬:“你彆賴上我。”

而程風定的不行,是覺得程元還太小,需要監護人。

他想求雲喬帶帶程元,至少等他滿了十八歲,再放他出去。

雲喬則說:“公司提供宿舍。若他被淘汰了,就去紐約唸書,暫時不需要什麼房子。”

程元還是去打包了行禮,要把自己常用的東西帶到雲喬那裡去。

雲喬簡直無語。

老太太和雲喬在院子裡喝茶,心情始終不太好。

“老爺子這兩日磨破嘴皮子勸我,想開一點。每個人都有叛逆期,有些人來得早、有些人來得晚。

年輕時候,叛逆期把什麼都嘗試了,將來會穩重的。人到了中年,饒是出身再好,也是一步不能錯,錯了回頭太難,但十幾歲的時候不同。

十幾歲,錯了隨時有機會改正。這麼想著,程元三十歲之前都可以折騰,隨便他吧。”老太太說。

雲喬:“想得開就好。我還是要說,風定太慣孩子。”

“他冇辦法,他狠不下心對程元。”老太太苦笑。

程元收拾了三個大行李箱,雲喬讓司機搬上了保姆車,暫時讓他在她的公寓裡小住,然後帶他去公司。

程元一來,立馬遭到了經紀人的“哄搶”。

原因跟雲喬一樣,他的外形實在太出眾,稍微有點營業能力就能賺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