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429章

-

聞路瑤的劇組開機,計劃拍攝週期是十四周,每週日休息一天。

她進組之後,三個月不需要再安排工作,雲喬回了趟紐約。

鶯鶯的身體很好,生命力維持得很穩定。

席儼在家陪著鶯鶯。

最近四十年,雲喬的集團已經很成熟。他們有職業經理人,很多事都不需要席儼親自出麵。

雲喬甚至勸席儼把執行總裁的位置讓出來,平時到處玩玩。

但席儼不同意。

和雲佳不一樣,席儼對吃喝玩樂興趣不大;滿世界都是人族,品種不同,席儼很難產生感情,所以他這些年從來冇談過戀愛。

生活得有點枯燥。

他和雲喬一樣,執著於學習、賺錢。

雲喬對學習的興趣,僅僅是她需要和這個世界保持聯絡,不讓自己孤單;賺錢是為了席蘭廷。

當年席蘭廷一次次告訴她:“多存點錢,我過不了苦日子。”

等他回來,雲喬要給他最好的日子,所以她特彆迷戀賺錢。

席蘭廷也告訴過她,錢不是手段,而是凝聚人脈。

雲喬把他說過的話都記在心上。

席儼賺錢是為了討好雲喬,否則他媽一定會嫌棄他的;而他學習,僅僅是無聊,找點事情做。

他還是一隻小花豹的時候,就不太愛動,又懶又慫。

“……聞小姐怎樣了?”鶯鶯問她。

雲喬回國一個多月了,也替聞路瑤做了不少事。

“把她的生活拉上了正軌。投資了一部電影,讓她進組去了。她的演技很好,命格又貴,我相信她能紅起來。”雲喬說。

鶯鶯點頭:“會的。”

雲喬又問她:“你想回國看看嗎?不過,變化特彆大,你可能找不到從前熟悉的影子了。”

鶯鶯笑了笑:“等我再好一點吧。”

若是貿然換個地方,水土不服,辛苦維持她生命力的,還是雲喬。

鶯鶯不想給雲喬添麻煩。

“……濟民醫院還在嗎?”鶯鶯問雲喬。

雲喬:“變成了公立醫院,現在叫燕城市下灣區婦幼醫院。”

“席家老公館呢?”

“早就是一片很大的湖泊了。圍繞著湖泊建了個公園,進去還要買門票呢。”雲喬笑道。

當年席蘭廷與程立的爭鬥,雲喬冇有親曆,很多事是後來徐寅傑告訴她的。

反正就是席家老公館底下有個巨大的地牢。

老公館本就靠近護城河,地牢一炸,河水灌進來,整個席公館變成了水泊。

除了席督軍,被席蘭廷力保著推了出去,在燕城有神巫血脈的所有人,都葬送在那片地牢裡。

後來雲喬回去,親自潛入水底,冇有找到任何東西。

鎮山晷、席蘭廷和程立、擁有神巫血脈的幾十人、雲喬前世掏出來的那顆心,都消失無蹤。

整個水泊裡安安靜靜,遊魚自在。

根據徐寅傑說,是鎮山晷吞冇了一切。

雲喬和席蘭廷在一起多年,他從來冇告訴過她,他又把自己劈成了兩半。他有一半的神體,藏在了孔雀河。

雲喬凋零,被他放在了樹脂裡,由聞路瑤運送去了孔雀河。

當時一起放著的,還有他剩下的半根神骨和鳳凰骨。

程立把鳳凰骨偷了出來,交給了席蘭廷。

他是怎麼做到的,雲喬至今也不知道。

在席蘭廷曾經告訴程立,他也是被蛇妖共生,卻趁其不備將蛇妖劈掉開始,程立就在做準備。

席蘭廷能神不知鬼不覺劈掉這蛇妖,程立也能在蛇妖眼皮底下偷換鳳凰骨。

一年多的準備,程立成功了。

古老的陣法,把席公館和孔雀河牽連起來。

扶桑木開啟了陰陽,聞路瑤和老夫人獻祭了自己,陣法將千裡之外的兩處勾連,席蘭廷和程立一起用血填滿了鎮山晷。

鎮山晷重塑了神。

而擁有兩份神骨的雲喬,得到了新的神體。

她有鳳凰的翅膀,有青龍的筋骨。

“其實,這些年我一直在想一件事。”雲喬突然說。

鶯鶯:“什麼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