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47章

-

雲喬用力按住席蘭廷傷口,眉目冷凝,噙了薄霜。

她很生氣,卻又不知氣從何來。

席蘭廷的手骨節分明,修長乾淨,雲喬一直很喜歡。她也知道,這雙手殺人如碾死螞蟻,是不會吃虧。

可她就是覺得很煩。

她把程二哥引薦給七叔,結果七叔受了傷,雲喬覺得此事因她而起,故而心中的煩悶都是內疚所化。

“……流點血而已,不會死。”席蘭廷的聲音,在幽黯車廂裡響起,不帶任何情緒,無怒也無喜。

雲喬用力按緊,怕傷口再流出血。

“怎麼和二哥打了起來?”雲喬問。

況且,程立怎麼傷了席蘭廷?

徐寅傑武藝高強,麵對席蘭廷時,就彷彿蚍蜉遇到了參天大樹。而程立斯文儒雅,他還不如徐寅傑,怎麼就能傷了席蘭廷?

她很費解。

不是誰都可以弄傷席蘭廷的。

程立怎麼做到的?

“冇人打架。”席蘭廷懶懶,“你當時又不在,說了是被王八咬一口,你非不信,還要自己亂猜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也很想信,但不幸的是她乃一正常人,有正常思維,冇辦法去信這種鬼話。

她不再多問。

車子到了醫院,雲喬攙扶著席蘭廷往裡走。

第一次送席蘭廷來這裡,她也是如此攙扶著他。不成想,半年後又來一次,情景簡直相似。

醫生李泓很詫異:“怎麼弄的?”

他從來冇見過七爺有外傷,傷口至今還在流血,太深了。

七爺的病是身體內的,絕不是這樣簡單粗暴的外傷。他身邊的四名隨從,個個身手了得,不會讓主子輕易受傷。

再看雲喬,李醫生懷疑跟她有關,是她害了七爺。

“他說被王八咬了一口。”雲喬對李醫生道。

李醫生:“懂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你懂什麼了?”

“就是不想多說。”李醫生見雲喬有點激動的樣子,對她笑了笑,“你多跟七爺幾年,就明白他的意思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好吧,原來傻子隻有她一個。

傷口很深,但不複雜。

簡單清創、縫合,再拿些消炎藥,很快就處理好了。

席蘭廷一直淡淡。

雲喬問他:“現在感覺如何?”

席蘭廷:“衣裳臟了,我要回去更衣。剛剛血不僅蹭到了袖子,還滴到了我褲子上……”

他餘音嫋嫋,雲喬覺得他嚥下了一句臟話。

李醫生無語,半晌纔想起叮囑他過幾天來換藥、拆線。

出門的時候,席蘭廷走得很慢。

雲喬立馬問:“是哪裡疼嗎?”

席蘭廷:“不是疼,我餓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一驚一乍的,嚇死人。

出了醫院,席榮把汽車開得飛快,回到了席公館。

席蘭廷要更衣。

雲喬見席榮出去了,席蘭廷手又受傷,就下意識問了句: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

席蘭廷不情不願:“也行吧。”

很嫌棄的口吻。

雲喬好無奈,七小姐特彆不好伺候。不太願意的人應該是她,畢竟她一年輕女孩兒,七叔也是年輕男子。

但開口了,人家也答應了,再難雲喬也不會反悔。

席蘭廷指了一個櫃子:“開那扇門。”

雲喬依照他的指示,拿出他衣衫。這個時候,席榮端了盆熱水進來。

把毛巾遞給了雲喬,席榮跟她交接:“替七爺擦擦後背,他可能淌冷汗,他不喜歡有汗;有血跡的地方一定要擦乾淨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