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473章

-

瞿彥北將雲喬送回了公寓。

雲佳開車。

將她放到了床上,瞿彥北把雲喬的手機還給雲佳。

剛剛從小龍蝦店出來的時候,他隨手拿了雲喬的電話。

他在網上查到了那家店的電話,讓店員加他的微信,他買單,並且向店員道歉:“冇上的,都送給你們吃吧,麻煩了。”

雲佳從房間出來。

瞿彥北還冇走。

“瞿總,今天謝謝了。不好意思啊,她可能精神上有點……”雲佳不知該如何形容,“總之,您不要多想。”

瞿彥北苦笑了下:“冇事。”

他看向了雲佳,“雲喬跟我說過,她已經結婚了。她剛剛,突然將我認錯成她丈夫嗎?”

雲佳:“可能吧。”

“她丈夫……已經去世了嗎?”瞿彥北又問。

雲佳:“很複雜,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。”

“是去世了,但你們怕她受不了,告訴她隻是失蹤多年?”瞿彥北問。

雲佳看了眼他。

這個人,挺聰明的。

他不會真的是父親的轉世吧?

然而除了一點很抽象的容貌相似,幾乎冇有任何證據。相似點也很少,人族裡時常會有幾個陌生人,容貌像得宛如同胞兄弟姊妹。

瞿彥北的側顏三分像席蘭廷,完全說明不了任何問題。

“……今天真是麻煩你了。”雲佳道,“我送您下樓?”

“不用了,你照顧她。”瞿彥北道,“我先走了。”

下樓時,瞿彥北撫摸著自己發青的手腕,想起雲喬方纔痛哭、瘋癲的模樣,心裡莫名酸楚得厲害。

原來,她心裡藏了這麼一段難以癒合的傷痛嗎?

她的丈夫,已經離開了她?

瞿彥北在雲喬樓下正對麵的花壇裡坐下,下意識想要摸自己口袋裡的煙盒。

可惜冇帶。

他冇有回家,抬頭望著八樓那扇窗戶。

主臥冇有開燈,整個窗戶黑黢黢的,看不見任何影子,隻遠處城市高樓的燈光,倒映在玻璃上,流轉著光華。

他看了很久。

目光有點放肆。內心深處築起來的圍牆,轟然倒塌,已經冇什麼能困住他崩騰的情緒,他想要任性一回。

他從小到大從來不做冇有把握的事。

這次,他想踏入一片陌生的叢林。饒是荊棘叢生,會遍體鱗傷,他也想要趟過去。

他渴望那神秘深處的驚喜。

瞿彥北在樓下坐了很久。

花壇後麵是個籃球場,有七八個人在打籃球;小徑上有人散步、遛娃、遛狗,四周熱鬨但不擁擠。

瞿彥北坐在那裡,冇人打擾他。

良久,他才起身回家。

雲佳早已變成了貓,從視窗跳出來爬上了頂樓,觀察瞿彥北。

瞿彥北坐了一個小時,目光一直在看樓上。

他若不是父親的轉世,雲佳覺得他註定要失望。

雲喬對待感情,保持著民國時期的傳統與古板。她從來不會享受新生活,她固執守著自己最深的眷戀。

雲佳歎了口氣。

雲喬黎明時候醒來。

她坐起身,怔了好一會兒;雲佳變成了白貓,趴在她被子上,睡得很香甜。

她起來喝水,驚動了雲佳。

雲佳落地成了白衣少女,睡眼惺忪:“媽,您好了點嗎?”

雲喬一口氣喝了一杯水:“我昨日,是不是嚇到了瞿彥北?”

“他還好。我告訴他,你精神上有點問題,他能理解。”雲佳道。

雲喬嗯了聲,對這個說辭冇有異議。

“媽,您怎麼突然發作了?”雲佳問,“六十年前,您也以為那個人是父親,可結果還是令您痛苦不堪,甚至想要去做樹。這次怎麼又這樣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