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474章

-

雲喬趴在視窗抽菸。

仲夏的清晨,空氣裡也帶著淡淡灼熱,與煙一起刺激著她肺腑。

雲佳在她旁邊。

“我隻是……等了太久。”雲喬半晌纔開口,“佳佳,你知道他等了我好幾千年嗎?他是怎麼熬過來的?”

席蘭廷也告訴過雲喬,他曾經也發瘋過,把自己困在幻境裡。

是不是會逐漸麻木?

可一點零星的希望,都想要抓牢。

她還記得在船上,作為複生的她,不記得席蘭廷。而席蘭廷以為她是贗品,說過一句話:哪怕是贗品,我也要了。

雲喬現在能深刻體會到他當時的絕望。

現在有個類似他的贗品,雲喬也要。

她太痛了。

長久的等待,是鈍刀割肉,一寸寸淩遲。

“他大部分時候做樹,倒也不算難熬。”雲佳說。

雲喬苦笑了下,吐出一口煙。

輕煙散在了初升的朝霞裡,似白芒。

“最好的結果,是同生同死。”雲喬又道,“瞿彥北說我像山大王。以前蘭廷經常這樣說我。”

雲佳輕輕握住了她的手。

“現在的人族,用的形容詞稀奇古怪,為何他要用‘山大王’這個詞?我當時的血一下子就衝到了腦子裡。我知道自己不理智,可我那一刻無法自控。”雲喬又道。

雲喬曾經的朋友丁子聰,是個陰謀論患者,他從不相信巧合。

任何一件事,都有內在關聯,用“巧合”去解釋,隻是自欺欺人。

所以,瞿彥北說“山大王”真的隻是巧合嗎?還是他已經投胎轉世,忘記了所有的一切?

雲喬看不清楚他的過往。

這點並不奇怪,很多人族的前世是看不清楚的,冇有留下任何印記。

真的有前世、前幾世印記的人族,非常稀少。一般都是做過大功業、或者犯過天怒人怨的大錯,纔會有。

如果瞿彥北是席蘭廷的轉世,他會有印記嗎?

那是神龍。

應該有的啊!

還有,神龍有半根神骨,怎麼會變成一個毫不相乾的陌生凡人?

雲喬狠狠吸了一口煙,任由滾燙煙霧在她肺裡衝撞。

“您能處理好嗎?”雲佳問她,“要不要叫席儼回來?”

“不,席儼要照顧鶯鶯。留下鶯鶯一個人,我更加不放心。”雲喬道。

“那您打算怎麼辦?”

“我儘量不動聲色和瞿彥北接觸,來確定真假。”雲喬說。

雲佳:“萬一是假的,您還會像上次那樣,想要拋棄我和席儼,自己去做樹嗎?”

“我不會。”

“媽,我不懂這些感情。但我覺得您很苦。”雲佳道,“任何東西令您痛苦,不應該放棄嗎?”

“我不覺得痛苦,我甘之如飴。”雲喬道,“我要用很長時間去尋找、等待,就像他找我那樣。”

雲佳:“……”

雲喬抽完了一根菸,去刷牙洗澡。

早上八點,她先給瞿彥北打個電話,約他在小區見個麵。

助理會替她打包行李,準備好出國的證件,她要跟藝人出通告。

瞿彥北同意了,隻是問她:“吃早飯了嗎?”

“還冇。”雲喬道。

雲佳雖然買了早餐,但雲喬冇什麼胃口。人族的食物,對她而言僅僅是為了享受,不是為了活命。

她可以辟穀幾十年的。

瞿彥北:“來我這裡吃點早飯,邊吃邊聊如何?”

“行。”她道。

瞿彥北的早餐也不夠豐富,但他自己熬煮的小米粥,雲喬想喝點。

“彥北,昨晚很抱歉。”

瞿彥北笑了笑,給她盛了米粥:“沒關係。”

“我精神有時候不穩定。”她道。

“我能理解。”瞿彥北道,“可能是我說錯了話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